混世魔王要修仙 第206章_护犊子

火魔的豪言壮语惊呆了一片士兵,他们面露尴尬,相互看了看对方,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千楚楚从之前就知道火魔重情重义,因为魔族就算再怎么凋零,火魔不论过了多久,依然会守在她的身边,五百年后亦是如此。

就算他的话不多,甚至觉得自己变得不太一样了,但是…那种看到危险就关怀自己的目光从未改变过。

千楚楚正准备说自己没事,劝阻他让他去做他的正事。

但是另一个声音比自己更快的从她身旁传入,语气中满满的嘲讽和压低了的怒火,“本君倒是不知道,火将军喜欢违抗军令?”

他一说话,所有的兵士就都低下了头,就连火魔也微微低头,但是脸上的不满明眼可见。

他很满意看到他们这种不满却不敢的表现,终于火气收了那么一分,看向千楚楚,玩味的嘲笑道:“楚楚这是去哪玩了?狼狈不堪!简直丢尽了我们魔族的颜面!”

这个声音很像千楚楚的父亲魔王,但是仔细听,声音中却比他多了一丝狂妄自大的语气,没有魔王对她的那般包容。

千楚楚终于扭过头去看向那声音的主人。

在看到他的那一眼,她愣在了那里。不仅是愣,她手握成拳,满眼的怒火,甚至可以说是恨,恨入骨髓的恨。

那人,可以说没有人比她更加熟悉。因为,上一个幻境里,作为林一言的她,刚刚和他同归于尽。

消散魂魄,只为了他能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魔君魔昂。

“魔昂。”千楚楚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两个字,仅仅两个字,用尽了所有的愤怒。

魔昂挑了挑眉,眼神冰冷,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敢直接称呼他的名字,“楚楚,多年不见,越发的没有规矩了!”

“竟然连叔父都不会叫了?要不就让我这个做叔父的教教你规矩吧!”

魔昂抬动了一下手指,千楚楚就从地上悬地而起,脖颈无形中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

她皱着眉头,不禁伸出手拉扯,张开嘴想要呼吸新鲜空气,然而,不论怎样都挣脱不开这无形之中的束缚。

嗓子中微微的腥锈味慢慢的从喉咙中传出,她的伤本就没好,随便一个人都能让她脖颈之上的伤再次破裂,更别说魔昂这种修为极高的人了。

魔昂讽刺的问道:“怎么样?楚楚学懂规矩了没有?”

千楚楚说不出话来,但是回应他的,却是千楚楚恶狠狠的眼神。

即使她陷于劣势,即使她用力挣扎,用力着呼吸,可是眼神依旧死死的盯着魔昂,一句认错的话都不说。

“放下公主!”火魔瞬间掂起腰间那沉重巨大的佩刀,佩刀在被他握住的一瞬间燃起烈焰,他大力的一踩地,一跃而起,对着魔昂的头直接一刀砍去,丝毫没有留情。

“呵,小小魔修,也敢和本君抗衡?!”

魔昂手背一抬,周身就像是形成了一个保护罩,火魔的刀砍在半空,卡在了那里,竟然连拔都拔不动。

可是火魔依旧不气垒的大喊:“你有本事就来对付我!放开公主!”

“呵,这人还挺忠心的,本君喜欢,只是…对别人太过忠心的东西并不好,你说对吗楚楚?”

魔昂的眼中露出嗜血的红光,他不动声色的嘴角翘起,露出一个肆意的笑容。

千楚楚看过他这个表情,这是他准备杀人时候的神色,她心中一慌,断断续续的说道:“魔…昂,有什么事…冲我来啊…是我不满你,你冲我发火啊!用别人撒气…算什么本事!”

“呵,真是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勇气的?”魔昂肃杀的目光在听到千楚楚的话,从火魔的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上。

“下一任魔王?以前觉得你就是一个弱的不能再弱的弱者,根本就不配魔王这个称号!现在看来,还不错,勇气可嘉。只可惜…”

魔昂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个嗜血的笑意,“就算有勇气又能怎么?依旧改不了你是个弱者!”

魔昂的手指只是轻轻一用力,千楚楚的脖颈就骤然收缩,新鲜的空气顿时被全部抽掉,她憋的脸色通红,嗓子里只是呜呜了几声,像是想要努力呼吸一样。

喉咙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好像…伤口裂开了…

千楚楚脑子一震,头晕目眩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眼前慢慢变得模糊,她挣扎着想要张大嘴巴想要呼吸,却丝毫不想对魔昂示弱,一对眼睛如冰球,射出冷冷的光瞪着魔昂。

即使身处于这种情况之下,她也依旧不想服输,就算自己打不过魔昂,也绝对不可能对他俯首帖耳。

魔昂,那个即将扰乱三界,杀尽无数反抗他的人,血染三界大地,让所有人误会一言,让一言和水云仙的关系崩裂,让一言被所有人唾弃的人。

那个让她讨厌至极的人。

她又怎么可能会向他示弱?

“很好很好,赴死倒是有种魔王该有的魄力,好好好!”魔昂大笑着叫了三声好字以后,突然眼神变得狠毒,他眼中泛着红光说道:“那我就成全你!”

魔昂的手指渐渐收缩,他的手指动一分,千楚楚脖子上的力度就大一分,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手在捏着她纤细的脖颈。

渐渐的她的眼皮一点点的耷拉下来,就连刚刚在空中不适的舞动的手也缓缓的垂了下来,不动了。

“魔昂!你放开公主!你放开她!你杀了我啊!别动公主!别动她!”火魔看到眼前的场景大声的咆哮,她的眼角边水莹莹的,两条泪痕交织在脸上,他竟然…哭了…

“魔昂!”

一声怒吼从远处传来,一道黑光从千楚楚的耳畔闪过。千楚楚突然从空中坠下,跌倒在一个让人安心的怀抱之中,她想要挣开眼睛,却抬不起眼皮,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只是她胸膛前缓缓的浮动,证明她还有呼吸,还活着。

魔昂面无表情的着,收回了手,挑眉问道:“不知哥哥叫弟弟何事?”

他说的毫无愧疚,刚刚还想杀人家的女儿,随口一说就如同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一样,仿佛他刚刚就是在捏死一只蚂蚁,而不是下一任的魔王。

“魔昂!本王已经给了你想要的!你不要太过分!她是谁你不知道吗?!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