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珠肿胀挺立颤抖/国民校草是女生秦神

一听说秦康这次出货是被林牧故意安排的,周易顿时火气上涌,连粗口都抱出来了。

“怎么办?凉拌,”秦康淡淡一句,见周易一脸不认同的要说什么,淡定的补充道:“他也没打算弄死我 ,否则,看那司机后来的表现就知道,否则我现在还能躺在这吗?”

“原来如此,”周易一听秦康的分析,之前上来的怒气顿时消了不少,却犹自愤愤道:“算这小子还没全被猪油蒙了心!”

秦康不置可否,沉默不语,满脸淡然,那模样,四平八稳的淡定,仿佛刚从死亡边缘跑回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周易歪了歪头,有些奇怪地看着秦康,片刻之后,目光一闪,之前的八卦模样再次露出来。

“哎,秦康,我还有一点疑惑的地方,希望你能解惑啊。”

“什么?”秦康正在闭目养神,听了周易的话,侧头瞥了他一眼。

“就算你突然觉得货车司机有问题,那你是怎么回忆林牧的,根据是什么?”周易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惑,“难道是因为你前段时间教训过他,所以觉得他肯定要找你寻仇?”

周易此话一出,秦康却轻轻摇了摇头,淡淡开口。

“林牧这次做这件事,和上次被我揍了的确又很大原因,”秦康以出口就肯定了周易的话,但说到一半,却话锋突然一转,“不过,我促使我对他产生怀疑的,却并不是因为我教训他那件事。”

“那是什么?”周易觉得好奇,下意识问了一句。

“当然是因为林依然,你刚才不是看到了?”

秦康瞥了周易一眼,眼神颇为蔑视,一双漆黑的眼眸里,写满了‘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都不知道,真是个白痴’。

周易见秦康这么看着自己,愣了一下,随即看懂了秦康眼神中表达的东西。顿时觉得不服,张嘴就要辩解什么,不过,嘴巴刚张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如梦初醒的看向秦康。

“奥,我明白了!你刚才特意在林依然面前提我拍视频,其实是故意的,你是想让林依然觉得你很在意名声,提前做好防范,所以用拍视频来防止她乱来影响你,实际上只是为了不让她怀疑你已经猜到了是林牧幕后主使这一切!”

“因为从你才出来的那一刻起,你就根本没打算追究林牧!”

“周易,你总算聪明了一回。” 秦康叹息了般的说感叹一句,周易撇了撇嘴,并不同意秦康对自己智商的否定,不过,碍于自己比秦康在这件事上反应慢了无数拍的速度原因,所以他也没有反驳秦康。

虽然没反驳,但周易比秦康鄙视了,总觉得心里不平衡,想来想去,觉得都是林牧瞎搞事的错!

“林牧也太小人了吧,你都教训他多长时间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报复?”

周易心里愤愤不平,刚才还想着走,这会儿总觉得不再说点什么心里不舒服,象征性的拉了椅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秦康,一副要和他好好讨论的模样。

秦康注意到周易的动作,对周易心中的想法一目了然,所以并没有戳破他,也没有赶人,而是耐着性子说。

“常言说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这么说,是在夸奖林牧是个君子的意思吗?”

“屁,我夸奖他?”周易立刻撇嘴,整个脸上都写着对李牧的不屑和轻蔑。

秦康见他模样,唇角轻轻勾了勾,想了想,又说。

“其实林牧这次搞事,也不单单是因为上次我教训他的事。”

“哦?难道还有别的事?”周易颇为意外的问道,秦康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没错,林牧前段时间想陷害我,但被我识破了阴谋,才会恼羞成怒,但又无计可施,为了找回面子和一解心中长久以来积压的郁闷,才会想到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来报复我。”

“怎么回事?是不是这段时间我比较忙,没有约你喝酒,所以错过了什么新闻?”周易饶有兴致的看着秦康,眼睛里闪着八卦的星星。

“他摆了方希成一道,但施了点手段诬陷在我身上,实际上,不过是想让方希成恨我罢了。”

“方希成?怎么又扯到方希成了?”周易惊讶的问了一句,不过,问完之后,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异样,语气中有些犹疑地问,“难道,是因为李小晴?林牧想让李小晴恨你,从而挑拨你和李小晴之间的关系?”

秦康之前还淡定的和周易谈论这件事,然而,在听到他后一句话的时候,脸色瞬间暗淡下来,沉默不语。

周易目光微微闪了一下,按怪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秦康现在为涩会那么回进这里,不就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个受了李小晴的刺激吗?不用说,肯定是两人因为这件事起了争执!

看着突然沉默的秦康,周易轻咳一声,觉得自己有必要让现在的谈话氛围发生改变,再把话题给重新拉回来。

“秦康,我是真佩服你!”周易脸上带笑地说了一句,见秦康果然微带疑惑的转过头来看他,赶紧狗腿的夸道:“你的直觉真敏锐啊,林依然只是关注了一下大货车,你猜到这么多。”

“......林依然的眼神刚才一直在闪烁,你没看出来吗?”秦康语气幽幽的,充满了怨念。

“没有,她又没看我,一直在看着你。”周易大言不惭的推卸自己没发现的责任,连理由都找的颇为冠冕堂皇。

对此,秦康只能给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周易不好意思,再次轻咳,随即正了正脸色,又问了一句。

“秦康,林牧搞了这么一出,你真的打算不吭声吗?这算是你命大,虽然伤到了脑袋,但好在没留下后遗症,不过昨晚的惊险程度,你也算是九死一生啊!你就真的甘心就这么饶了林牧这个小人?”

“算了,我现在还不适合动作太大,不管怎么说,林牧都是林勋的儿子,我也弄不死他。”

“好吧,不管怎么说,你是当事人,这事究竟该怎么办,还是你说了算。”周易见秦康心意已决,也不好在多说什么,顿了顿,又问:“你说,林依然怎么知道大货车是林牧安排的?”

“你别忘了,他们是兄妹,”秦康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易一眼,“大家族之中,亲兄妹之间,互相知道些对方的消息,这很奇怪吗?”

秦康说完,周易忽然愣了一下,紧接着目光微微闪了闪,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随即语气变得含糊敷衍起来。

“你说的也对,不过我最讨厌这些个争来争去的,还是做医生清闲,救死扶伤,多高尚。”

“哼!”秦康对此并不多做评价,一个哼声已经完全可以代表他的态度。

周易其实是个实打实的富二代,而且,还是个背景实力雄厚的富二代,正常来说,他是要继承家产的,哪怕他还有两个兄弟,但三人平分的那一份,也比他自己这些年辛辛苦苦自己打拼下来的家底 要厚。

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有时候,当所有的一切都唾手可得了,反而不屑一顾,只有一无所有的时候,人才会拼尽全力去追求。

“好了,别哼了,说了这么多,想了这么多,就算你不累,被你累死的脑细胞也要抗议了。”

话题聊的差不多了,周易看了看时间,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秦康床边弯下腰,伸手将秦康的床慢慢放下,让秦康的半坐的姿势变成平躺,准备让他赶紧休息。

“都累死了还会抗议 ?”秦康被动躺在了床上,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让他觉得不舒服,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一双幽暗的眼眸盯着周易的脸,不肯服输的怼了一句。

“死了的当然不会。”周易并不在意秦康的眼神,不熟悉的人或许会被秦康的眼神虎住,但他太了解秦康的对待亲朋之人的外强中干,所以手上的动作连停顿都没有。

“但活着的那些会抗议,见到你这个主人如此残酷,类似了同伴,到时候临阵倒戈,全都不听你指挥,也不为你工作,那你就会变成一个傻子。”

秦康‘强硬’的怼完周易的时候,自己心里微微有些懊恼,觉得大概是生病的人真的比较脆弱,连说话都没什么逻辑。

若在往常,周易关于类似脑细胞这样的白痴论调,秦康连理都不会理,可就在他以为周易会因为他生病,而随随便便敷衍他一句的时候,周易又煞有介事的长篇大论了一通。

秦康听他越说越离谱,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悠远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没事,你可以养我。”

“屁,我还等着你养我呢。”周易这个铁公鸡一听秦康这话,立刻炸毛,手上动作不自觉的没了控制,帮秦康扶枕头的时候一用力,秦康的脑袋被颠到了一边。

顿时,脑袋上的伤口被牵动,秦康疼得紧皱了一下眉头。

“呃,抱歉哈,我不是故意的。”周易一边嘴上说抱歉,但眼中的笑意却并没有半分感到愧疚的意思。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