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换小说&我把婶婶捅到了深处

当那“净”字与那头火焰凤凰即将撞在一起的时候,那个“净”字瞬间化成了一汪幽深的大海,顷刻间吞没了那头火焰凤凰!

看着那在大海之中挣扎的火焰凤凰,向大海内输送灵炁的刘明峰嘴角一翘,看着拼命向那火焰凤凰中输送灵炁的张济善,轻蔑的冷笑道:“呵呵,张济善,你这凤凰看着怪气势迫人的,可没想到就只有这点力量!别挣扎了,被我的大海所吞噬吧!”

说着,刘明峰向那大海中注射的灵炁再次增加。只见那大海中的火焰凤凰越发的孱弱了起来,好似下一刻便会熄灭一般!

不过,三息后,只见得那幽深的大海中,一道能照亮整片大海的金红色光芒乍现!只见那头火焰渐熄的凤凰,其上的火焰也跟着突然的火光大耀。

瞬间蒸空了一片幽深的大海,且随着那火焰凤凰身上不断暴涨的火焰,越来越多的海水被灼热的火焰蒸发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一时间不知为何的刘明峰,大睁着眼眸,盯着那与大海搏击的火焰凤凰,有些懵逼。

在他的认知中,水是强于火的,况且还是水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而在这种情况下,能将含有水之真意的水蒸发的,唯有炁火!

想到这儿,刘明峰一时间对张济善起了贪婪之色。

最终,在最后一丝火焰和最后一丝水的碰撞之下,那一片广阔的大海和那一头十数丈的火焰凤凰彻底的消散了。

张济善单手持刀,有些气喘的看着气定神闲的刘明峰。虽然这一次的碰撞,是张济善落入了下风,但张济善却能直面硬抗了刘明峰的这一记战技!可见张济善的战力远比他自己估计的还要强上一些,可达普通的半步炼窍之境!

而张济善之所以透过大海向火焰凤凰内输送灵炁,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真实的校验。要知道,战技一般都是一次性释放出一招所有灵炁的,而法术才是持续不断的输送灵炁。

能够在刘明峰大海的隔断之下,向火焰凤凰内输送灵炁,虽然最终是凭借了那几丝的炁火,才得以将大海破除,但足以见得张济善的实力之强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张济善的丹田中灵炁的储量!

修炼《万道唯尊决》的张济善,其丹田本来就比绝大多数的武者的丹田大。遂这次蜕变成了道体之后,丹田更是扩大的十数倍,也只有这样的灵气储量,才经得起刚刚那般大的消耗!

若不然,若是一般的武者,早就在中途支撑不住了!

当大致的测试出自己极限战力之后,张济善也不打算与刘明峰硬碰硬的战斗了。他知道,若是硬碰硬的打下去,即便最终不死,但也会重伤!

况且,他的主要目的便是拖住刘明峰,为葛宏争取到收取那功法的时间。即便那本功法与这宫殿无关,但加上葛宏,那刘明峰也将会无可奈何!

看着张济善那不断轻微闪动的眼眸,刘明峰自然是看出了张济善正打起了什么鬼主意,遂决定全力出手,不给张济善丝毫的机会了!

只见一道玉卷瞬间冲出了他的丹田,当刘明峰打开那道玉卷之后,其上是一个个散发着上古气息的文字!

在那玉卷的缠绕之下,一时间,刘明峰宛若从那九天之上下凡下来的文曲星一般!

只听得刘明峰冷笑道:“呵呵,张济善,我便用你的血,来祭炼我新得到的炁兵吧!这道玉卷与我当真是绝配呐!”

看着那散发着上古气息的炁兵,张济善眼眸微微的缩了一下,虽然那道玉卷有很多破损的地方,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玄级巅峰的!可见,这个完整的玉卷定然是天级之上的!

就在张济善考虑着如何应对拿出这样一件炁兵的刘明峰时,其手中的青冥中传出了一道嗔怪之音:“小子,将那炁兵给你姑奶奶我抢过来,那炁兵虽然因为破损的关系降级至了玄级巅峰,但其巅峰的时候却是王级巅峰!”

“它的身体是一个不错的食物,而且其内还有一道残存的炁魂,我若是吞噬了那道残存的炁魂,定然能恢复至天级!所以,不管如何,都要给姑奶奶我抢过来!否则,我便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额~”张济善闻言一怔,无语了,自己对抗那没拿出这玉卷炁兵的刘明峰时,就已经很吃力了!而现在~~~这不是在难为人么!

虽然张济善在心中这样的嘀咕,但却不敢明说,只能尽最大的能力!至于最终成与不成,那就不能怪自己了,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还能怎样?

随着刘明峰一个“赦”字吐出,只见一个散发着灼灼正气的“临”字,从那玉卷中飞出,朝着张济善射去。当飞到半道的时候,只见那个“临”字,瞬间化成了一排整齐的,手持盾牌长枪的金甲士兵!刹那间便怼到了张济善的身前。

其中,最前面的那一个金甲士兵,对着张济善刺出了其手中的长枪!别看那长枪可达三丈,但是,速度却宛若流光。

虽然张济善及时的躲了过去,但是那一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强悍了!强大的枪气,割破了张济善右臂的衣衫,划破了张济善的右臂!

只见一滴滴散发着淡不可察的紫金色的血液,从那处伤口中流了出来。看着右手臂上那被枪气轻微划伤的伤口,张济善略微有些惊讶。

要知道,一点皮外伤对张济善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伤,以他身体的恢复能力,三息之内都能恢复!

可是,这次,却不见有丝毫恢复的动静。

也就在这个时候,青冥的炁魂开口了:“小子,那玉卷内的炁魂,和我的铸炼之法是一样的!虽然那炁魂现在是道残魂,但是却有着一定的能力!你这伤口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

“哦?”张济善闻言,也明白了青冥为何对那玉卷炁兵如此的执着了,只因是其内的那道炁魂!同时,张济善也对那件炁兵起了心思。这炁兵真的是太强了,若是自己能够得到,那~~~

可是,张济善还未在心中念叨完呢,一道娇哼不满的声音便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哼!小子,你有了我一个还不满足是不是?那个垃圾炁兵能和本姑奶奶相提并论么?只要我吞了它,那我便给你展示展示我的能力!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顶级的炁兵!”

“额~”张济善心中一惊,连忙躲开一个金甲士兵的刺击,暗自询问道。“青冥前辈,你知道我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哼!当然知道了!从~~~”

说到这儿,青冥的声音突然顿住了,意识到自己一时心急说错话了!

张济善闻言暗自爆了句粗口:“我靠,前辈,不带您这样的,您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吧!您从什么时候便能知道我的心中所想了!”

听到张济善这样的质问,青冥也不打算隐瞒了,嬉笑道:“嘻嘻,在你得到我的时候,我便能知晓你心中的一切所思所想了!若不然,我怎么可能只通过意识与你交流?”

“我靠!”张济善破口大骂,因为一个分心,差点被那成三才阵势攻来的金甲士兵分成三段!“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您在想什么?”

按理说,炁兵认主,炁兵内炁魂的所思所想,其主人应该一清二楚的,可是张济善与青冥,却完全反过来了!

“咯咯咯,也没什么,这只是我一个微不足道的能力而已!专心应对那刘明峰,待我恢复至天级后,我便带着你大杀四方!”

“额~”张济善的脸色一黑,苦笑着暗自摇了摇头,但很是无奈又无力疲惫的应对着刘明峰的攻击!

以他现在的实力,真的是被那拿出玉卷炁兵的刘明峰压着打!这还没多久呢,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虽然都不是入骨的伤痕,但架不住伤口多啊!

血气的流失对武者来说影响很大!若是这样耗下去,别说抢到那玉卷了,自己很有可能被那刘明峰生生的削死!

而那操控着炁兵的刘明峰呢?更是无比的惊讶,心中也焦急了起来。他是真的没想到,张济善能在自己拿出这玉卷炁兵的情况下支撑这般长的时间!

若是时间一长,让葛宏收取了那光团内的东西腾出手,那自己便会陷入被动之中!这是刘明峰很不愿意看到的。

遂猛地运转起了灵炁,一个“兵”字从那炁兵内飘了出来。而因为再次从那玉卷内飘出一字,刘明峰的气势也因此大大的下降了一下!

不过,当那“兵”字飞入那些金甲士兵之上后,只见那十数个金甲士兵消失了一半,不过剩余的那些金甲士兵身上的气势却翻了一番!

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力量,一时间都暴涨了数番!

“锵!”的一声,张济善被其中一个金甲士兵击飞!当飞出十数丈后,这才因为重力的关系摔落在了地上。

因为这宫殿无比坚实的地面,遂又是一道反弹之力作用在了张济善的身上。

张济善也因此喷出了一大滩鲜血!原本红润的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现在这些金甲士兵的攻击,竟然能透过张济善的灵炁罩,直接作用于张济善的体内!

别看张济善身体表面没有因为这一击而出现任何的伤势,但是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所谓外伤易修,内伤难医,即便有生机之力,张济善体内的伤势,一时间也没有丝毫愈合的迹象!

看着那半跪在地上的张济善,刘明峰嘴角一翘,虽然刚刚消耗了大量的灵炁,但结果是不错的!遂再次操控着那些金甲士兵向张济善杀去!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