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骑士之微凉夏至 第32章 她,你休想碰_卿为谁待

所有的植物都朝着漠袭来,但都在漠周身一米的地方静止了,仿佛凝固在空中。

“呵!”漠冷笑一声,那些攻击他的植物都在瞬间化为粉末,校门的铁栅栏“哐当-”一声掉了下来,玖兰枢落败了!

“我们走吧。”玖兰枢收起力量,对夜间部的众人说道。此刻的他,表情冷漠,眼含愠色,身为王者的他,是绝不能容忍自己被打败的!

“漠…”夏至捂住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就是纯血种的能力吗?好恐怖…

漠没有说话,转身就走了,只留下了一个淡漠疏离的背影给夏至。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她经历的悲伤已经够多了,从今以后,他要好好守护她!

“零,你没事吧?”优姬也被刚才的场面吓到了,但是她也注意到了零的不适,便抢在夏至的前面去扶住了零。其实,玖兰枢生气地离开的时候,已经忘记了优姬的存在,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对此,优姬心里是既失望又恐惧的,不过没关系,还有零在!

零?零怎么了?听到这句话的夏至,连忙将关切的目光移向了零。零,已经到极限了么?要堕落成levelE了么?可是,你都不肯喝闲姐姐的血呀!零,我该怎么做,才可以救你?

玖兰枢带着夜间部的众吸血鬼回到了月之寮,漠不知所踪,零和优姬回了理事长家,一时间,校门口只剩下了一个落寞的身影--夏至。飞沙走砾,遍地残损,刚才两个王者之间的对决,将校门口破坏得不堪入目。面对这番景象,一种突如其来的孤独感朝夏至袭来,让她又开始思念那些已逝的人们了…

第二天就要开学了,校门却破成这样,像被人洗劫过似的。黑主大叔嚎啕大哭:“呜呜…小夏夏…爸爸好心疼…都怪小漠漠…呜呜…”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看!”漠冷冷地威胁道。

“啊!好可怕,比零还可怕!呜呜…小夏夏…”大叔连忙吓得躲到夏至的身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着夏至。

“吵死了!我已经把校门恢复原状了。”漠看到夏至皱眉,便解释道。

“哇,真的?小漠漠好厉害,真不愧是爸爸的乖儿子!”大叔似乎又忘记了刚才漠的威胁,转悲为喜道。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儿子啦?再吵就把你扔出去!”漠的眼神中放出冷气,语气冰冷地说道。

“呜呜…小夏夏…”大叔拽着夏至的袖子抹着眼泪。

“够了!”漠忍不住发火了,吓得黑主大叔只好躲到墙角去画蘑菇… 夜晚渐渐降临,那是属于夜行者的时间!月之寮内,玖兰枢的房间中,两位王者正在对峙。

“神木漠,没落了的三千年前血族统治者神木家的后裔,是么?”玖兰枢手里端着一杯血液淀剂,幽幽地说道。

“玖兰枢,或者说,玖兰家的始祖,对吗?”漠也不甘示弱地揭露着玖兰枢的底。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只要不伤害到我最珍视的公主,随你怎样。”玖兰枢知道他或许不是漠的对手,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哦?是么?那身为高贵的纯血之君的你,为何要卑鄙地对一个人类的女孩下手?”漠嘲讽地说道,那个项链,被玖兰枢动了手脚,幸好他一眼看穿,要不然,夏至就……

“这就不关你的事了,她(指夏至)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因素,都不能留下…”玖兰枢一想到自己落败的事情,便很生气。

“玖兰枢,我告诉你,她,你休想碰!”漠用冰冷的眼神威胁着玖兰枢说道。

“好,我答应你暂时不动她。但是,你也不能伤害到我的公主!”玖兰枢思忖之后说道,这个夏至还真是让自己头疼啊!父母是隐性纯血种,血族之王该隐在暗中保护她,绯樱闲临死之前也要求自己不伤害她 ,现在连神木家的后裔也维护她…

夏至,你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么?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怎样的呢?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