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道 第2章 处理旧事_沾花遛狗跑跑马

第二章

湿漉漉的从精神养护液中钻出,脚边的清洁机器人一路跟着清扫他身上滑落的液体。墨天麓进了浴室,水温正好,他满足的泡了进去,小打了个盹儿,水汽干掉后套着袍子从浴室里出来,打开了网络投影。

邓易:天麓你疯了吗?

路星晴: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需要聊聊吗?

墨天麓懒洋洋的回复他的两个好友: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军史系了。

他给自己点了食物,三分钟后打印机里就是一盘香喷喷的蔬菜炒饼拌肉酱,墨天麓取出筷子卷了两卷,塞进嘴里。

还没吃几口,邓易的通讯请求就在他的网络投影上一跳一跳的蹦哒。

墨天麓示意接通。

一个黑发蓝眼,面目清秀的少年出现在他眼前。少年情绪看上去不太好,开口道:“你这玩笑开大了吧?”

墨天麓一边吃一边问:“怎么了?”

邓易脸色很糟,直接说:“你不是一直决定要去指挥系吗?怎么突然改了?还去军史?军史是什么地方啊你怎么不干脆去艺术算了?”

墨天麓耸耸肩,吞下口中的饼:“不要鄙视军史嘛……”

邓易怒道:“你拼死拼活的考上首都军校是为了什么?为了读军史?当初谁和我说要完成伯父的愿望?谁和我说要一起努力奋斗的?谁说……”

墨天麓打断好友:“小易。”

邓易急促的呼吸几下,闭了闭眼。

墨天麓说:“这是我的选择。”

他放下筷子,脸色平静,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也不像失去了理智。

邓易低声说:“我知道指挥的学费高……但是首军的助学贷款五年零息,甚至算不上负担……”

墨天麓带上了丝笑意:“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不是因为钱。”

邓易皱眉道:“那你读什么军史?读后勤也行啊?”

墨天麓说:“哎呀……”

他思考了一会儿,觉得找不出什么很能说服人的借口,说道:“反正我决定了。”

邓易怒气冲冲的盯着他,墨天麓高兴的笑着举起筷子,啪叽挂断了通讯。

自从他身死重回,已经过去了传统历宇宙月近一个月,这个决定确实不是一时冲动。

墨天麓父母死于“三年前”,三年前神女星系——也正是墨天麓所在的星系星盘边缘被其他种族入侵,点燃战火,墨天麓父母战死。墨天麓得到的就是剩下的遗物和功勋章。

自从数千年前进入大宇宙时代,基本战死的人都飘零宇宙了。更不用说什么“遗言”、“最后一面”。

墨天麓父母对他极好,但是也期望极高。

进入首军指挥系学习是他们的期望。墨天麓咬牙奋斗,以全指挥系最高分被录取,然而他对指挥——一点都不喜欢。

所以他在进入了指挥系中不自觉的又开始了自己与自己的抗争。父母遗愿的无形压力就像是五指山坐卧心头,半刻不得放松,然而墨天麓本就不是一个多乖巧的人,叛逆的因子全不受控制的对付这种理智的抉择,再加上性格弱势处,过去的十年里有九年都在泥沼中挣扎。

也许在别人眼里看来依然是一片荣誉加身,但是墨天麓自己清楚自己过的感受到的都是怎么样的日子。

最后带着自己手下的整只队伍战死,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命运。他在死前甚至有些轻松——为什么不呢?

他不用再挣扎了,不用在父母的遗愿,自己的不甘之间反反复复。

所以这一次,墨天麓当然不会走老路。

他已经把老路走到尽头了。

自觉对得起父母,得到意料之外的新生命后只想安安静静的宅在家里——读军史,是墨天麓反复衡量之后的选择。

首军的军史系是“后门系”。

进入宇宙历后,多次变迁的人类征途,反复的前进与倒退,创造与毁灭早就让人类的历史斑驳了,军史就是扒拉这些残存的历史。

会进入这个系中的,要么就是走后门塞进来养的二代们,要么就是真正爱这一门学科的研究者。首军是神女星系秦联盟的最高学府,军史系自然也有着秦联盟此方面的最高人才。

但是墨天麓很显然是冲着“后门系”这个节奏去的。

首军军史系,出了名的教授不管事儿,课少作业少,超容易毕业。

#我等弱逼心向往之#

墨天麓吃饱了,家务机器人收走盘子。

但人总是矛盾的。

墨天麓打开书籍,手插入投影之中,光线漂浮在手指皮肤上。

一个已经习惯了处处争优——哪怕违心如此——的人,怎么会能突然一下就能安于安逸?

墨天麓打了个哈欠,去重力室里照常练了数圈。

冲了个淋浴,墨天麓又钻回了游戏仓里。

这也是千选万选,依然选择了上一世可笑的用来一边妥协一边抗争的自我安慰的游戏。

圣武道。

背后的发行者之一,是首都军校科研部。

再上线的时候,游戏内已经是24小时过去。

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比例是3:1,墨天麓望了望天空——正是他之前刚刚进来时候的模样。

他手中没有了武器,自然不能再战火狐Boss,线索收集的差不多了,墨天麓回到了武器铸造师所在。

铸造师说道:“盛七情,你也对火狐束手无策吗?”

墨天麓回答:“我已经找到了对付它的方法,但是我的角在上一次战斗中碎裂了。”

铸造师问:“你一直用角?”

墨天麓说:“我没有别的武器。”

铸造师摇摇头:“如果训者也没有给予你合适的武器,那我恐怕也无能为力。”

墨天麓叹息道:“我也正是为此寻找族长,训者交给我一封手书,让我去寻找族长。”

铸造师惊讶道:“什么?!”

墨天麓:“……”

这难道是关键?

铸造师语气急促,眉头紧锁:“是训者让你寻找族长?”

墨天麓回答:“是的。”

铸造师眼神复杂,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是这样……那我要亲自带你找巡卫长一趟了!”

墨天麓感激回答:“谢谢!”

铸造师摇摇头:“你若早说你由此缘故,也不必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从没有过好人品的墨天麓:“……”我也不知道隐藏种族隐藏职业里得这么玩。

圣武道的任务对应方法是相当随机的,随机里混杂着不一的难度,但是基本没有这种“原来如此跟我来”的节奏。直接和盘托出缘由往往会令玩家被误导或者牵扯的更远,圣武道里有意无意的在培养着玩家们的保密揭秘推理意识。

当然也很可能只是为了提升难度与趣味性。

墨天麓思维打了个转,无意在这一点多留,跟着铸造师向镇里西边的风格严肃的建筑走。

铸造师敲门,侍卫应门,他们看来都认识,但是侍卫却没有很好的脸色,反而显出了非常公事公办的态度。

没过太久,侍卫回话说巡卫长让两人进去。

墨天麓一路跟随,进了偏厅。

巡卫长穿着锁子甲,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说:“诸韧,你也会来找我?”

墨天麓:“……”

就知道不会简单。

铸造师冷冷一笑:“若不是为了训者嘱托,你的破地方我一步也不想踏入!”

巡卫长脸色微变,没有继续斗嘴,冰冷的目光放在墨天麓身上:“哦?就为了这么个幼崽?训者如何会对他另眼相看?”

巡卫长的设定智商很高嘛。

墨天麓眼观鼻鼻观心的发呆,知道还没到自己出声的时候。

铸造师说:“训者手书,令他见族长。”

巡卫长诧异的目光投来,里头藏着丝毫未掩饰的打量:“他?……呵。”

厅内沉默半晌,墨天麓开口道:“我确实奉训者之命。”

巡卫长冷笑一声:“我当然相信训者,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相见就见到族长的。若真是有天赋,那就去将南边火狐王的首级带来!”

信息重合的嘛。

墨天麓思量,如果一开始就开口,估计也是这个结果。只是省掉了中间一大段的没头没脑的打听试探。

墨天麓点点头:“好!”

巡卫长上下又将他打量一番,命人将两人送出府中。

一路出来送的卫兵穿着皮甲,偷偷自语:“就凭他也能解决火狐王?”

墨天麓问道:“你知道怎么解决火狐王?”

卫兵一笑:“连广诺都无法解决,你自然是没有什么希望的。”

墨天麓并不在意,说道:“我总是要去试一试的。”

卫兵说:“很有勇气呀!我们天魔虽然被天道限制,无法纵横此世,但也绝不能生出畏惧迟疑,你确实是个好苗子。”

墨天麓笑答:“更何况是在我们地盘附近的火狐王呢?”

卫兵听罢,说道:“看在你确实有些勇气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些小事儿吧。五行生克,乃是万世不变之道。”

墨天麓:你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五行生克是圣武道里的一条基本规则,水克火,冰为水变,雪洞里火属的狐狸应该不难对付。

但是墨天麓感觉火狐Boss的伤害并没有被削弱。

也就是说肯定还有什么原因还隐藏着没有被利用。

“那只火狐王在那儿安窝,附近应该有天然生克的东西,找找看,说不定有什么线索。”

墨天麓道谢,与铸造师一起出来,铸造师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叮嘱了几句就走了,墨天麓把刚才听来的话记住了,又回头继续思考未解决的问题。

五行生克是否可以利用?

五行生克这个概念在现实里生僻的很,圣武道的贯彻将之发扬光大了……墨天麓想到这里,顺着这条线继续思索。

也许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生克理念推行的小任务,也就是说,如果能将生克理念发挥到极致,而不是将生克作为基础概念辅助利用,就可以轻松的解决boss。

有了决断,墨天麓找到杂货商人行五常。

“地貌图?”行五常听到问题,说,“这个到没有什么人画,但是南边探索的已经差不多了,你去找游猎的行六奇吧,他应该知道的很清楚。”

墨天麓问:“我的武器碎了,有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防身?”

行五常说:“刀枪斧钺棍剑弓,你喜欢什么?”

墨天麓说:“请给我一把弓吧,也许我还能试试看游击。”

行五常的话语带上一丝笑意:“游击?”

墨天麓没多解释,付钱取了一把木弓和一百支剑,负在背上。

到镇东,在一个院子边上找到了正在砍柴的行六奇。

“南边的迷乱荒地?”行六奇打量了下墨天麓,“那可不是你能随意踏足的地方。”

“但我有不得不杀火狐王的理由。”墨天麓诚恳道。

行六奇洒脱一笑:“好吧,小家伙,多历练并非坏事。”

随后他细细解说起了南边的地形,墨天麓一边听一边在地图上做笔记。

“迷乱荒地以北是沙岩海,想必你已经走过一趟了。荒地以南有个活火山,地动百年一次,并不频繁。以西有一片沙陷,没事不要踏足,东边荒芜的很,还藏了几个大家伙。”他说着,上下又看了几眼墨天麓,“你肯定对付不了的。”

墨天麓自知实力,谢过行六奇。

又各处买了些小东西,庖丁产物换来的钱又花了个干净,墨天麓并不在意,重新踏上征途。

一路小任务与杀怪的经验已经让他接近了10级,回到雪洞门口,他没入洞,反而在洞周围打了几个转。

周围的雪厚沙少,白茫茫一片看上去晃眼的很,没雪盲也会被晃出半个雪盲的刺目,墨天麓蹲下仔细左瞧瞧右捻捻,终于在雪层底下找到了几株小植物。

这几株植物拿在手上,没有初级鉴定术的墨天麓叹口气,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不能初步推断效果。

“只能神农尝百草了啊?”

神农尝百草是一个圣武道里非常令人心碎的说法,因为很多找到的潜在道具因为鉴定术级数不够而无法确定其真正用途,只能亲口尝试来确定大概的效果,再根据环境buff来结合推断其真正用途。

墨天麓取出一株植物。

那植物通身白色,茎深处泛着些绿意,每一片叶子看上去都极为饱满。

咬下去大概会有不少汁水。

墨天麓吞下一颗。

圣武道的原材料口感一向奇怪,只有做成食物、药等之后才会正常。早就做这事儿做惯了,墨天麓将奇怪的口感忽略过去,直接看向自己的buff栏。

“冰息护体,减少火属伤害80%,0:05”。

最后一个属性是buff持续时间计时,基本非环境类之外的buff都会有这个属性。

这个植物的作用也就很明显了。持续5秒的短期buff,大概就是额外顶技能的减伤用,而且不带抗药性debuff,还是很好用的。

墨天麓又左右扒拉,将周围的雪沙都翻了个个儿,又找出几株来。觉得差不多够用,就停了手。翻开地图,看了几眼,比划了下火山口和迷乱荒地的距离。

火狐boss在雪洞里安家八成是因为里头靠近火山口,可以吸取火属力量。那么将它向雪原方向引就是最好的选择,或者引到西边的沙陷里去,不过墨天麓还没去沙陷处探查地形,很可能坑Boss不成反坑己。

十级小Boss,应该不会太难。

墨天麓握着弓进入雪洞,一路将新刷出来的怪清理干净。

这个雪洞的地图不算复杂,路径与路径之间在地图上还算清晰,没有多层次,只有几个交汇处需要仔细辨认出入口。

墨天麓将怪清的差不多,走进火狐王的洞穴中。

高大的红色狐狸慵懒半躺着。

墨天麓踏在洞道中,目测着距离。

火狐Boss的被动触发范围是30米,响动、引诱的距离应该就是15米,弓箭的初级射程是20米。

这个距离对弓箭来说非常合适。

墨天麓捏箭满弓,朝着斜上方射出。

火狐Boss注意力被吸引了,一跃至箭边,墨天麓早在放箭后就转身跑了,沿途轻轻朝后射几箭来保持Boss的注意力。

动物类的Boss初始移动速度比人类、天仙快,但是与地魔保持同一线水准。墨天麓玩角色的时候对角色属性估算都是下意识的判断,早就知道天魔地魔的初始速度相同,因此弓箭可以保持较为完美的风筝输出,只除了Boss大招的时候需要必要的走位转圜。

火狐Boss在箭边嗅了嗅,很快迈开步子追寻墨天麓。洞里七拐八弯的,箭都是直线射程,所以没法儿攻击,墨天麓一路拉着火狐跑向洞外。迷乱荒地地面上视野开阔,洞也是越朝外头越宽广,适合墨天麓风筝输出。

不多时,火狐Boss就被带到了洞外。

10级Boss仅有低AI及普通的命令反射,打起来也不怎么废脑子,一路乖巧的跟着墨天麓的火狐王就是如此。墨天麓一脚踩在沙子里,停住脚步,反身一箭射出。

正中火狐王左眼。

火狐王痛苦的嚎叫了一声,墨天麓微微一笑:“暴击啊,好运气!”

但是火狐王并没有因此而施展技能。墨天麓暗暗记下此事,跑了几步,又是一箭。

如此数番,火狐王叫了一声,额前的金色火焰状毛发变成了真正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墨天麓心里一紧,拿出植物吞下,又顺手射出一箭。

火焰下一刻席卷而来,墨天麓就地一滚,被火焰燎着了背,但是没有正中伤害,加上减伤加成,只掉了37点血,不过一点皮毛。

反而是那一箭。

墨天麓一面赶紧拉开距离,一面观察刚才火狐王中箭处的效果。

那一箭的周围带了些冰裂的痕迹。

火狐王显然也是很吃痛的,双爪带着寒光,只是跑速限制在此,只要一路上不出什么大问题或者新的难以躲闪的技能,被风筝到死就是火狐王的结局。

“还能给普通攻击附魔啊……”墨天麓喃喃,吞下又一株植物,嗖嗖嗖射出去几箭。

张弓搭箭瞄准,这些活动对于从未被训练过的、初玩游戏的玩家来说,落点基本看命。但是对于老手如墨天麓来说,10级Boss的身法,还不足以让他miss。

果不其然,那几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火狐王又一次点燃了额头金毛,墨天麓对此技能早有防备,吞下植物就窜出攻击范围,回首又是数箭。

如此磋磨,火狐王也没有召唤小怪,物理类的技能亮了好几次,但都因为追不上墨天麓而失败,在真正进入战斗近两分钟后,被墨天麓结束了性命。

墨天麓上前,用小刀割下火狐王的头颅,庖丁掉了尸体,捡起了掉落在旁的“火狐王的皮毛”,“火狐王的利爪”,“火狐王的内丹”。

他打坐休息了一番,吃着水果将血蓝回满,例行查看buff,看到了一个新buff的出现。

“火焱留浆:火属buff提升5%,水属buff降低5%,这里是天魔一族的熔炼之地。”

墨天麓:“……这就占领了?”

摇摇头,没再多留。

这一段战斗带来的经验已经让他十级过半,按照规律,是时候开始拜师学艺了。一切进入了熟悉的节奏轨迹,墨天麓也摸清楚了这个游戏在隐藏这一方面的尿性。

哪怕是隐藏,该有的设定都不会被特例的。

1-10的新手路途走过,就是11-20级的拜师之途。

在11-20任何一级都可以拜入职业师门中,最早11,最晚20,这个都不拘的。拜师之后,大部分人的名头都是“外门弟子”,“记名徒弟”,要等40级之后才能成为“正式弟子”,也就是这个游戏的“二转”了。40之后开始有几率成为“亲传弟子”,是更为出色的游戏玩家或者人品更好的游戏玩家才能得到的机会。

墨天麓回归新手村,找到巡卫长,终于完成了这一条任务链,结果得到了“避世符”。

避世符:隐匿气息,不在主动进入战斗时被发觉。

墨天麓将符箓塞进背包,又去找各色商人买卖物品,将手头的任务交干净,踏上了拜师之旅。

玩的时间太长,Boss战也花了些力气,墨天麓打算先下线看看。这几天也是录取通知书到的时候,虽然进首军的军史系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毕竟看了通知书比较放心,如果没收到,也还有机会报名其他的学校。

虽然想自在的打游戏,用基金和遗产过活,然而文凭也是很重要的。

“您在其他游戏中有来自好友的邮件未查收。”

又一次湿漉漉的从精神养护液中钻出,设定的一月一提醒的信息抓紧时间响了,墨天麓回过神,莫名其妙的打开。

火焰逆神:黎王盾,你特么人呢?

火女娇娇:盾哥你是怎么了?突然一声不响就走了?

走路踩到龟:黎王你不要因为那货就抛弃了我们啊啊啊

……

想起来自己好像在这个时间段本该在另一个游戏玩的墨天麓囧了一下。

主要是实在没想起来这事儿,更何况这个游戏对他来说已经是十年前的历史了,还有一段不算很愉快的事情,连这游戏自己玩的啥叫什么都忘干净了……

墨天麓想起这事儿,心里就剩下莫名其妙,连怀念都没有。

犹豫了会儿,墨天麓先吃了点儿东西,又想了想,还是跑爬上了另一个游戏。

进入登录界面的时候,墨天麓才想起来这名字叫神魔纪元。

刺激他记忆的唯一因素是在游戏界面后面的神魔纪元几个大字。

界面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一身流光溢彩的强壮的巨人盾战,一个是穿着普通洁白圣袍的高挑纤细的精灵牧师。

嗯,一个大号一个小号。

墨天麓犹豫了一会儿,先登录了小号。

虽然没有多少近乡情怯的意思,但是墨天麓还是想先上小号看一看。

小号名下有一个工会,工会里全都是“尸体”,最近一次有人上线也是三个月前。墨天麓握着法杖站在主城埃尔文丽的中央喷泉前,脸上带着一丝迷茫。

和失忆了似的。

他打开地图,找到工会仓库所在。

仓库里被他塞的满满当当的,他是个指挥,自己带了个固定团,身为指挥,自己身上存的东西必然要比普通散人要齐全不少,因此特意花钱买了个工会,为的就是工会福利——公会仓库。

个人仓库毕竟太小,而大号指挥在的工会他并不是会长,只是PVE团指挥。这PVE团也是帮会长一周过一个中级副本,他自己带的团是散人固定团,整个团都分散在不同的工会里。

这些小事儿到还记得一些。

上了游戏之后各种似曾相识终于唤起了一些模糊的记忆,墨天麓一边想着,手边动作确是不停,快速的把所有东西都挂上了交易会。

工会价值不高不低,也就值当个几千星币,然而身为一个孤儿,蚊子再小也是肉,带团带多了墨天麓早就有了精打细算的习惯,手头的东西一个不拉有多少卖多少。在世界喊了几圈,就将这个工会迅速的转手卖出。

游戏币落户,在官方交易平台转成了星币,身上的装备能扒的也全扒了,穿着可怜兮兮的新手布衣,墨天麓守在邮箱边上收取了刚刚被卖出去的材料的钱。

一边换算钱币一边发呆,主城边上很多小号,让他一点也不显眼。

起码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精灵的尖耳朵从银白色的头发中冒出,纤细高挑的身形在贴身的新手布衣中一览无余,墨天麓等的差不多了,正打算回大号看看,就听到一声大喊。

“黎王牧!”

墨天麓:“……咦,有点耳熟。”

一个弓箭手快速走到他面前,绿色的眼睛里溢满了怒气和不解。一身皮甲上镶嵌的宝石必然都是顶级的,流光溢彩的外现光环说明了其土豪本色。

墨天麓甚至意识不到自己脑子里过的都是什么内容,只是迷茫的看向来人。

“…………骑着龟?”

面前的精灵弓箭手,名叫跑路骑着龟。

“卧槽你终于回来了?你最近干什么呢突然就不上线了?”跑路骑着龟说,“你干啥啊!所有人都联系不到你,卧槽可急死我们了……”

墨天麓听到面前人急迫又带着关切的话语,觉得陌生的不行。他认识这个人,玩的也不错,应该是自己固定团里的人,但是实在是……没多少熟悉的意思了。

他尽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尴尬,回答说:“也……没什么?就是突然不想玩了,换了个游戏。”

跑路骑着龟:“你在开玩笑吗?之前还在开荒永恒墓地,进度都到赤魂灵了,你告诉你突然就不想玩了还换游戏?隔壁无所谓团都进度都超过我们了快打通了好吗!”

墨天麓觉得这场面还蛮好笑的,但是说什么永恒墓地,什么赤魂灵……

抱歉,那都是啥?

“就是突然这么觉得,也不是玩笑。”墨天麓微笑说,“很抱歉……我这一次是来删号的。”

跑路骑着龟:“……”

跑路骑着龟:“是因为青哥吗,早和你说了青哥这人做朋友可以,其他啥都不行……”

墨天麓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对方说的青哥应该就是海阔天青。他的前前男友。

是的!接下来的苦逼的十年中!他只交了一个男友!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墨天麓在内心无聊的调侃着自己,一面保持着恰当的表情回应对方,他略带惊讶的说:“你怎么会这么觉得?当然不是因为他……”

墨天麓又开始回忆,原来这游戏他还玩了一年,当然不会是因为这个,当时换游戏就是因为……因为首军很多人都在玩圣武道,而这个神魔纪元人气也不行了,转战是很正常的选择。

“只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游戏开始没意思了,刚好最近出了新游戏,我试验了一下觉得还蛮有趣的……”

跑路骑着龟:“什么游戏?”

墨天麓:“……圣……”

圣武道今天才开,这二十几天怎么解释?

也不用解释。墨天麓转念一想,继续道:“圣武道。”

跑路骑着鬼果然说:“这个今天才开吧?之前呢?突然就跑了……”

墨天麓说:“你知道的嘛,我考大学,不得不闭关一会会。”

跑路骑着龟一副不信任的神色,墨天麓倒也不在意——本来就无需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一场客套。

“好了,我下了,处理一下大号,回头就删了。”他说,“再见。”

跑路骑着鬼还想说什么,下一秒墨天麓的角色就化作一道虚影。消失了。

墨天麓思考了一下,觉得现在就去上大号的话有一定几率被人围追堵截,于是爽快的放弃这件事,决定回头再说。把消息提醒箱里的信件都看了看,清理干净,设定拒收后,打开了其他大学的招生简章,开始浏览划水类课程。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