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儿乖一世情长 第十九章 巧听八卦_君卿狐

而君卿狐还在想办法逼迫着她家四哥吃完这串糖葫芦,毕竟她认为一个人怎么活着是自己事,若太在意别人的眼光那活着的便不是自己,她不愿做傀儡,也不会在意这等繁缛礼节。她让她家四哥吃她乐意,外人胆敢有一点意见,她不介意用拳头来解决这些事情,反正她从不怕惹事,只怕活的不够逍遥自在。

君慕云也是明白君卿狐的,说一不二,偶尔还真的觉得挺有未来女君的风范,只可惜未用在正道上,可是俗话又说从小事起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为人处事,在多少年以后,青丘交给她,他这个做哥哥的确实是放心的。看着她眼里的笑意浓浓,自然卖这个脸给她,行,今个他也就不要这少爷形象陪她疯一场。

至于这酒楼之上的人又并非他单身一人,还有着他的几个兄弟,一是天君的胞弟残香,二是魔界的魔神大人凤莲。也许他们都不是人,可是却也是墨冰转多世以来最好的朋友。墨冰已经记不清第一世是多久了,能到如今还记得的也就剩下这两位一见如故的兄弟;他们说他要历劫经历些什么,可是又不放心他一个,必须有所陪伴。可这不是最怪异的,最怪异的是他每世红颜知己颇多,却最后都单单一人离去,再渡入下一个轮回。有时候不经意回想起来甚也不觉得什么,反倒觉得也惬意。

作为天君的胞弟:残香。不得不承认是他是一个纨绔,还是一个看似风流倜傥实为最懂人情世故的纨绔,听说很多事经过他一番口舌,好像也就变得风轻云淡了。此时此刻他大清早品着小酒滋味着:“看什么呢?莫非是被哪家的姑娘勾了魂去。”

而至于这魔界唯一得升为神的魔神凤莲,生了一副好皮囊胜比所有美人,但有一个缺点,那便是毒舌:“呵,要是能把他魂勾走的一定是只狐狸精。”

墨冰听了微微一愣,却也没有收回神。狐狸精?她名里到确实有个狐字,只不过相对而言少了份妩媚,多了份的更多是清纯:“这么多吃的竟然还堵不上你们的嘴。”

跟他们在一起久了难免也多了份腹黑,残香听后也没觉得什么,挥袖笑了笑:“没事没事,若是看上了不妨直说,我们兄弟俩可以帮你物色物色嘛!”

墨冰顿了顿挑眉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眸:“还是不劳烦二位了,毕竟我不知道你们是帮忙物色还是帮忙打发走。”

凤莲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敏感的,目光随着墨冰看的方向望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个什么来,才放心:“敢问这多么年你可看上哪位?我们这么做了不也顺了你的心,省的你亲自出手,理当多多感谢我们才是。”

墨冰对这句话也并无太多看法,品了一口茗茶淡说:“你今个儿怎么不陪你家夫人了?”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你是个有家室的人还管我是否单身,如此真的好么?加上他也确实有段时间没有大清早和他们在一起过了,凤莲被噎了也无大碍:“她要回娘家住段时间,本魔君恰巧有空。”

墨冰没有再多说什么,原来只一会儿她就已经走远了,脸上笑意不减,只是他可能不知道在他们刚刚议论她那会儿,她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心里还捉摸着是谁说她坏话来着呢!

君卿狐一路走一路歇息,没想到无意中听到了些消息,例如殇吟阁。这不,有几个姑娘小谈声音不大却依旧躲不过她那尖锐的狐狸耳朵。

一个女子说道:“你们可知道殇吟阁又开始招人了呢!”

另外一个女子接上:“可不是嘛,但能进去的又有几个?”

女1:“其实不进去又如何,只要进去吃点点心,依旧可以见到那些殇吟公子们。”

女2:“说真的,殇吟阁这些年来论文采和人气肯定属墨冰公子,毕竟是第一公子嘛。”

女1:“你还是早些死心了吧,就凭你?诶,我听闻他和残香公子有一腿。”

女2:“不是吧,这难道是真的么?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可惜了一些,但男男真爱我支持呀!”

君卿狐本来是准备喝口汤的,听闻她们这句话弄得她差点没有把碗给打碎了,想来真的是世风日下不比当年呀!不过殇吟阁第一公子的名字她委实没有听清楚,可看她们如此激动,想来长的非凡。也不知道昨日撞上的那位怎么个排名的,因为她觉得她随便撞个都非凡品了,若论第一应该更好吧!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