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缘灭 第5章 飞龙戏凤_倾九离

龙老三看着龙尧手中雕刻精细的玲珑玉佩,惊的合不拢嘴,“小九,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如此天赋!”

“这玲珑玉可是极其坚硬不易雕刻的,雕刻力道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你居然能在修为被封的前提下还把它雕刻的如此精细,你三哥我佩服你!”

“那她为什么不喜欢了?”

龙老三闻言,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我怎么知道!

看着玉佩的雕工如此的娴熟,龙老三的额头不禁滑下了无数条黑线,“你送了多少?”

“不多,也就是一箱子。”

……………………

……………………

都一箱子了还不多!!

龙老三的嘴角几不可闻的抽了抽,“这东西送一两件还行,你这成堆送,有点适得其反了。”

“那该怎么办?”

龙老三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哪里知道你一送就是成堆的送啊,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龙老三一说完,只觉身边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好几度,他乍得一抬眼就对上了龙尧那宛若实质性的目光。

龙老三:爹,你快来啊,你儿子要弑兄了!

被龙尧那冻死龙不偿命的视线盯着,龙老三顿时觉得整条龙都不好了。

虽然龙是冷血动物,但也禁不住这么虐待的啊!

终于,龙老三忍不住了,为了把这一尊煞神先请走,于是他开始了他花式胡诌八扯之路。

“我觉得的吧,如果我是凤潇,天天被你成堆的送首饰,肯定腻了,所以你不能总雕刻首饰,你可以雕个其他的东西给凤潇,总送首饰未免太单一了。还有,据说凤潇在凤族的时候天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你不觉得这对身体不好吗?”

“你看咱们大哥,天天修炼,天天闭关,一闭关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几年,二十年都有,结果呢,修为是上去了,可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

“不仅如此,大哥还对这几年发生的几件大事丝毫的不知情,现在小到新奇的小玩意,大到哪个神仙又飞升了他也不知道,更别说和人交往了。”

“所以,你可以带着凤潇在龙宫里转转,带她四处玩玩什么的,正好,你不是经常出去捣蛋么,对西海来说,没有人比你更熟悉的了。”

#论花式忽悠自家弟弟系列#

龙老三胡诌了一堆,说完之后,发现龙尧依旧是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放着冷气。

看着龙尧一直沉默不语的站在那里,龙老三身上冷汗津津。

不会是胡诌被发现了吧?!

就在龙老三忍得快破功的时候,龙尧终于动了。

只见龙尧几不可闻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就走了。

站在原地等候审判的龙老三:喵喵喵?

这是混过去了??

成功送走了龙尧的龙老三不禁抬手挥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不禁怀疑道,小九这才跟凤潇几天啊,气势上就这么强大了,莫非,凤潇真的有那么神?

改天他一定要去拜访一下。

此时的龙老三并不知道某龙的占有欲到底有多强,他也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就因为他对凤潇说了一句不打紧的玩笑话就被自己弟弟往死揍。

而此时,回到自己住处的龙尧陷入了沉思,不雕首饰那雕点什么呢?

就在龙尧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有了!

第二天

看着昏暗的龙宫逐渐明亮了起来,凤潇烦躁的扯了扯手上淡粉色的珊瑚手钏,她此时的心情复杂极了。

这几天龙尧几乎天天都会变着法的送她很多首饰,看着那些首饰的做工从粗糙到精细,不难看出这是某人的手艺从生疏到熟练的过程,而她现在手上的这条珊瑚手钏就是出自某龙之手。

在龙尧送的那些首饰里,凤潇最喜欢的就是这串珊瑚手钏了。

一颗颗大小相同的淡粉色滚圆的珠子穿在了一起,简单,大方。

虽然这串手钏做工极其的简单,可是凤潇就是很喜欢它。

她喜欢它触手之时圆润冰凉的触感,这让她莫名的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龙尧送的那些首饰都十分的精巧,不难看出他的良苦用心,可是天天都送,凤潇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新鲜感。

凤潇知道龙尧对她是什么意思,她也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好奇,每一天都好奇今天龙尧又会送给她什么。

不能再这样了,继续这样模糊不清下去的话对他们两个人都不好,今天她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想到这里,凤潇脸上迷茫的表情瞬间变得坚定起来。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想明白了这些,凤潇直接就从榻上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羲和殿。

凤潇刚一出羲和殿迎面就撞上了疾步走来的龙尧。

那人依旧是一身白色镶金滚边长袍,白色和金色不仅没有显得他俗气,反而衬得他更加温润儒雅。

往上看,是那张熟悉的脸。

那张雌雄莫辩的脸上,精致的五官丝毫不显女气,反而有一种男人特有的英气。

只是,那熟悉的眉宇间少了初见时的莽撞,幼稚,多了一丝成熟和稳重。

可能是雕刻首饰的时候正好磨砺了他的脾性。

或许他自己没有发现,他正在慢慢的成长,虽然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可现在的他却已经好像一个发光体一般,无论站在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的焦点。

才短短几天他就成长的如此迅速,从这不难看出在不久的将来,他的成就绝不低于她!

而此时,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中倒映的是她那艳红似火的影子,就好像这偌大的天地在他的眼中都及不上她丝毫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凤潇居然产生了一种想要那双眼中一直有自己的身影的想法。

不可否认,她有点心动了。

可是,那又如何,他们注定是不可能的,既然知道没有结果,那就不要再沉醉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那么毁掉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未来。

想到这里,凤潇将心头异样的悸动强行压了下去,脸上也恢复了往日里的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九皇子来找我有什么事。”

从头到尾目睹了凤潇情绪变化的龙尧在心里苦涩一笑,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凤潇的顾忌?

龙族属水,凤族属火,水火不相容,所以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仅如此,他们如果想在一起不仅要解决水火相克的问题,还要克服来自凤族和龙族的压力。

所以凤潇有所顾忌也是应该的,可是他是不会放弃的,水火不相容又怎么样,别人不看好又怎么样,他龙尧何时怕过!

他刚刚在凤潇的眼中看到了犹豫,即便它在凤潇的眼中稍纵即逝,可他还是看到了!

这样的话,其实凤潇对他也并不是毫无感觉,只是顾忌的太多了所以她不敢爱!她不敢迈出那一步!

如果只是不敢的话那没关系,就由他来迈出这一步吧,就由他来走到她的面前,一切的罪名由他来担!

察觉到龙尧在自己面前华丽丽的走神了,凤潇原本就不太好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她语气里明显的带着不耐烦,“九皇子来找我有什么事。”

被凤潇的话拉回神的龙尧明显察觉到了凤潇语气里的不耐。

他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打着哈哈道,“潇潇你也出来了,我们还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九皇子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看着凤潇满脸的冷凝之色,龙尧在心里暗道一声大事不好。

只见龙尧冲着凤潇讨好的笑了笑,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起凤潇的手就往外走。

他边走边道,“潇潇,我今天带你去西海逛逛怎么样?”

“九皇子还是叫我凤姑娘吧。”

正兴冲冲的拉着凤潇的手走在前面的龙尧冷不防的听到这么一句话,只觉心里酸酸的涩涩的。

想他龙尧再怎么说也是堂堂西海九皇子,平日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哪里谁不是小心翼翼的伺候他?

可是,谁成想居然有一天他会被一个姑娘毫不留情的拒绝,而且那个姑娘还是他仅仅一眼就爱上了的。

尽管心中百转千回,可是龙尧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出一丝一毫。

而且他也没打算接凤潇的话,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开口凤潇一定会有千万句在他心上插刀的话,所以他就不自己找罪受了。

而另一边,凤潇欲言又止的看着龙尧完美精致的侧脸。

她刚刚在殿里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拒绝龙尧,可是,在看到龙尧的那一瞬间,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事先打好的腹稿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就在她想开口的时候却发现她开不了口。

换句话说,她张不开嘴。

凤潇,你这次可能真的要栽了!

凤潇在心里如是的想到。

既然她已经栽了,那就更不能毁了他的未来。

或许他只是一时迷恋她,过一段时间就把她忘了也说不定?

想到此处,凤潇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作多情了呢?

察觉到龙尧一直沉默不语,凤潇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明明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么,可,为什么她此时的心里就这么不是滋味呢?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