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恩怨录 四百四十九章_一路向西

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太后也懒得去维护太多没用的东西了,那样不但累,而且没有意义。

“哀家男人死了,儿子也死了,皇都京城也丢了,就算装样子又有什么用?”太后细长的双眼瞥了媚娘一眼,神色哀怨又狠厉,“如果不是你,哀家的儿子也不会死。”

媚娘低头摆着棋子,默默不语,虽然唐文帝是被忘恩负义之徒斩杀,但是太后这话也不假,如果媚娘他好好的呆在西凉,那么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动荡。

太后并没有死追着媚娘的责任不放,黯然的神色一闪即逝,太后恢复了冷静的神态,靠在韩寒肩膀上,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眶。

将棋子摆好,媚娘这才开口说了一句话,“我不举兵,你们放任不管的西凉,每年不知道要有多少父母丧失孩子,多少妇女丧志丈夫。”

“你在这里坐着,他们难道就不死了么!”太后冷冷的瞪了媚娘一眼,媚娘淡淡一笑,“所以我要抓紧了,那些全身航脏的黑鬼,只有在冬季才会出兵侵略我们西凉,所以,我们从来没有拥有一个美好的元旦。”

太后沉默不语,这时候,媚娘指了指已经摆好棋子的棋盘,“来吧,看你棋艺如何。”

太后自然不怕媚娘,花瓶这一个称呼,太后可是担当不起的,下巴抵在韩寒肩膀上,太后看着那棋盘上的棋子,然后缓缓开口,声音软绵绵的说道,“‘马’向前走‘日’。”

韩寒照办,将‘马’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媚娘看看这边,又低头,将她自己的‘炮’挪了出去。

“‘相’向右走‘田’。”听着太后的吩咐,韩寒不紧不慢的挪动棋子,然后媚娘紧跟着走一步,太后再走一步,如此周而复始,两人之间的棋子开始厮杀,一刻后,太后得意洋洋的眼神在媚娘身上扫了一眼,红润的嘴唇扬起一个不小的笑容,道,“将军!”

“……”媚娘低头看看自己还剩下好几个棋子的棋盘,棋子再多,将军了,也没用了。媚娘气呼呼的站起身子,冷冷的瞪了太后一眼,然后掀开马车帘子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太后得意的一笑,身子微微轻颤着,只不过笑了几下,太后就开口咳嗽了起来,“咳咳……水。”

韩寒连忙起身,将旁边的棋盘拨到一旁,水壶拿来,解开就递到了太后嘴边。

太后即使是生病的时候,这嘴唇,虽然有些干燥,但也是红艳艳的漂亮得很,太后给人的第一印象,首先就是这端庄优雅的脸蛋和气质,其次,最吸引人的就是这一张樱桃小嘴了。

瞄着太后的红唇,韩寒小心翼翼的为太后灌着水,太后小饮几口,然后就软弱无力的重新躺回到了宽敞的坐垫上,闭上眼睛,叹了一声,“跟那个女人下棋,让我都腰酸背疼的难受的很。”

韩寒无语,将水壶放下,看着平躺着身材凹凸有致的太后,问道,“既然身子都不舒服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呢?你跟武媚娘真是一个样,都那么要强。”

太后淡淡的一撇嘴,躺在这柔软的坐垫上,轻轻扭动了一下腰肢,腰酸背痛,感觉不厉害,但是却能时时刻刻的折磨着你。

太后左右难受的翻了一个身,然后长叹一口气道,“哀家可是太后,京城已经输给她了,可不想连其他东西都还要输给她啊。”

韩寒没说话,太后就是太后,如果不找回一点女人的尊严,那么她就不是吕雉了。

“要不我给你揉一揉?”韩寒看着太后闭着眼睛浑身难受的模样,小声问了一句,太后睁开眼,细长的双眼盯着韩寒看了几眼,然后重新合眼,不轻不重的出声‘嗯’了一声。

在宫里,哪个男人敢伸手碰太后,文臣、武将、太监那是别想的,就算是宫女,除了那几个贴身的侍女,其他的宫女连碰一下太后的念头都没有,如今,似乎又有一个第一次落到了韩寒手里。

韩寒挪了挪屁股,坐在太后旁边,看着太阳仰躺着的高耸的胸脯和平坦的小腹,韩寒提醒道,“翻个身吧,给你捏一捏后背,按摩一下也许就会好了。”

太后淡淡的‘嗯’了一声,有心无力的翻了一个身,太后顿时觉得腰部都被扯得酸疼,“轻一点,哀家怕疼。”“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回答了这么一句带有歧义的话,韩寒心里龌龊一笑,然后伸出手,轻轻搭在了太后的后腰上,苗条小巧,别看太后的胸脯似乎很丰满的样子,但是腰间却很细,韩寒手隔着衣服按在上面,都能感受到太后那不怎么多肉的脊梁。

韩寒有按摩经验么?没有。那么为什么要给太后按摩呢?占便宜啊傻瓜!再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韩寒双手上上下下的指压着太后的背部,搞的太后其实也蛮舒服的。惬意的深呼吸一下,太后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韩寒的按摩,“往上面一点,嗯,再往上一点,用力,用力。”

“啪!”就在太后全身心享受腰部按摩的时候,韩寒身后,面红耳赤的媚娘一脚踩进来,“你们要不要脸啊!大白天的就做……做……你们在干什么呢!”

得来了太后和韩寒两人的一个白眼后,媚娘红着脸,心虚的低下头,知道她自己耳听为虚,收起那龌龊的心思,赶紧又转身跑开了。

韩寒继续给太后按摩这肩膀和后腰,长途奔波又生了病的太后,终于能闭上眼睛,舒舒服服的睡一个好觉了。

京城北方,有两个军营,辽宁、吉林、黑龙江东北三省的军营加上内蒙古军营,共有八万秦军,对于要固守京城的媚娘来说,都是肉中刺,不拔掉,那是特别难受的。

曾经三次拒绝媚娘橄榄枝的东北军营总指挥,已经派兵在辽宁内迎接了。上上下下五万大军,一个子儿都不留的踏入了这辽宁内,局势紧张,战情似乎一触即发。

葫芦岛县高高的城墙外,媚娘的西凉军驻扎再次,安营扎寨,五万人的军营,占据了这葫芦岛郊外的草地,一眼望不到头。

媚娘站在前面,身上依然是不常卸甲的战甲,腰间依旧是那把细长好看又锋利的长剑,面色冷峻的守在大军前,静静的等着城门紧闭的葫芦岛里,来人通风报信。

一刻……三刻……半个时辰,媚娘站在这里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这时候,城门才缓缓打开,然后走出来一个个子矮小的老头,一身不起眼的官府,挪着小步来到了媚娘面前,呲呲牙,声音温和的说道,“武将军实在是抱歉,我们总指挥刚刚才上完厕所,现在正在洗手呢,得知武将军到来,我们总指挥是万份惊喜啊,现在已经命人备好了酒席,就在城内最好的酒楼,请武将军入城享受。”

武将军?这个名字倒有些稀奇,一直以来,武媚娘身上的名号大多都是‘叛贼’‘逆贼’一类的称呼,再除了韩寒喊自己‘媚娘’,这还是头一次听人称呼自己将军的。

来自西凉的武媚娘淡淡一笑,嘴角露出一个清冷的笑意,这个东北军营的总指挥,看来还是不接受自己的劝降,所以才会称呼自己武将军,真是妙人。

回头看了看那一片片的军营,媚娘开口问道这个老头子,“我的兵怎么办?”

老头子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然后弯腰歉意的说道,“葫芦岛地方小,得知武将军要来,总指挥已经摆下了队伍欢迎,恐怕,武将军的人,进入葫芦岛会太拥挤了,还是将军单身一个人比较好。”

媚娘缓缓点头,面色如同往常一般平静,但是心里却是不屑的冷笑,堂堂一个大县说拥挤?还让自己一个人进?当自己是白痴么?

想想自己和傻瓜似的在这里站着等了半个时辰,媚娘心里就来气,仰头看了看这高高的城墙,十几个士兵正站岗在上面,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媚娘知道如果自己要硬闯,那么只会有更多的秦军来阻碍自己。

“拥挤没关系,既然这样,那么你请回吧,我还要安顿军纪,冥天晌午,就进城拜访。”武媚娘看了老头子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老头子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看武媚娘又瞧了瞧这边的大军军营,不敢多说些什么,弯腰驼背的快步走人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现在进城呢?”韩寒走上来问了一句,武媚娘却气呼呼的翻了一个白眼,冷冷的说道,“我不高兴!所以也要让他等我一晚上!”

“……”当天晚上,五万西凉军,或者说是三万西凉军,加两万已经归顺的秦军,都已经在军营之中安排妥当了,大家吃完了晚饭钻进帐篷里各忙各的,而韩寒和太后,则还是被安排在一起,一个帐篷住住宿。

用武媚娘的原话,就是‘两个人软禁在一起,省的浪费我军的精力’,确实,看帐篷里的一个人要四五人,看帐篷里的两个人,也是只要四五人,比起两个人分开来看守,要省了不少麻烦。

太后安安静静的躺在盈盈的床垫上,行军打仗,住宿的条件自然也不怎么好了,但是金枝玉叶的太后什么时候睡过这么硬的床,无奈的来回翻了几个身子,太后就是睡不着觉。

想了想,太后侧头,看向还站在帐篷里发呆的韩寒道,“从包裹里拿几本书过来。”

韩寒一愣,随即点点头,快速走过去打开太后的包裹,立刻,什么红色的肚兜啊,白色的亵衣都从包裹里散落了出来。

韩寒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甚至大部分男人看到这种东西就会兴奋呢?忍住心里的亢奋之情,韩寒将几本书拿出来,重新系好包裹,然后朝太后走去。

太后红着脸咬着红润的嘴唇瞥着韩寒不说话,其实刚刚,她刚说完就觉得后悔了,那包裹里面可是装着她的衣物,怎么能让一个男人去动手翻来翻去的。

暗自责怪了一下自己对韩寒的相处越来越没界限了,躺在床上的太后伸出手,就准备去接韩寒手里的书。

松手,伸手。两个人之间传递的动作慢了一拍,所以,很不巧的,一本书掉落在地上,溅起一些灰尘。

“抱歉!”不好意思的一笑,韩寒忙将手上的几本书先递给太后,然后弯腰,将地上的这本书也捡了起来,拿着这本叫做《一路向西》的书册。

一路向西?名字要不要这么眼熟啊?广泛认识曌朝繁体字的韩寒明确的知道这四个字确实这么念,拿在手里一脸古怪的脸色,太后抬头一撇,一张白皙的脸色立刻红润了起来。

羞着脸,太后红唇欲滴,咬着嘴唇恼羞的轻喝一声,“给我!”

被太后这么一恐吓,韩寒不高兴了,没有听话的立刻将这书册递给太后,韩寒而是掀开了一页,立刻,慢慢的黄色画面,出现在了韩寒眼前。

韩寒惊讶的一瞪眼,看着画里的小人或坐或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韩寒情不自禁的赞叹了一声,“这黄图的画工真好!”

听到韩寒的话,太后一张脸色更是憋得如同西红柿一般,双手撑着虚弱的身子坐起来,太后愤怒的将韩寒手里的书册抢过来,藏到枕头底下,然后脸热的瞪着韩寒,喝道,“韩寒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看着被揭了丑一脸恼羞的太后,韩寒不以为意的嘿嘿一笑,后退一小步,避开了太后面前的范围后,才说道,“没事,没事,女人应有的生理需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太后你这么害羞是没有必要的,有时候我寂寞难耐的时候我就会……”

“闭嘴!”瞧韩寒越说越离谱,太后咬着牙气的浑身一颤,手里随手抓起一本《治家格言》然后就丢到了韩寒脑袋上。

韩寒吓得一个躲闪,书册重重的砸在韩寒那边的床上,不敢再多嘴的韩寒撇撇嘴,连忙爬上了自己的床,往自己头上蒙上了被子,“太后你看这种书,我是能理解的……”

&ltbr/&gt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外飞仙恩怨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