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写了 第18章_春江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嘿嘿 揪出BUG

感谢各位留言

PS:对一溪云,早就让你来看,居然今天才来,还敢有理了,重打50大板!  泰德拉印象中的花痴,一直是一个奇怪且神奇的人,可以不畏惧众人眼中奇怪的自己,勇敢的靠上来硬缠着和她做朋友,也可以为了一本莫名其妙的无聊小说漫画在大街上尖叫,平时说话懒洋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连饭都不用吃,讲起来小说漫画却兴奋莫名,完全不理会别人爱不爱听。

泰德拉印象中的米丽·休列尔,是同盟的猛将,是从帝国逃亡到同盟的平民,16岁到达同盟后进入军校,毕业后进入陆战部队,因为有着不符合女性天性的勇猛和冷静屡立奇功,因此在25岁就升任准将,之后参与舰队指挥,在战略战术方面也表现了惊人的天分,在亚提斯会战中因掩护友军撤退升任少将。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要怎么联系在一起?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了,呆在休列尔脏乱的军官宿舍里,泰德拉依然有些不敢相信,按照她的讲述,当年,她逃亡同盟的时候,正是泰德拉被认作是侯爵飞往奥丁的时候,在同一颗边境行星上起飞的飞船,说不定中途还曾经隔着舷窗遥遥相望,可是却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以为自己是这宇宙中最孤独的。

只是如此,两个人就相互错过了十年。

“我回来了!”休列尔在门口大叫,她连鞋也不脱就“噔噔噔噔”的跑进来,发现泰德拉依然和她离开时一样坐在唯一能坐的沙发上,这才松了口气,笑道:“我刚刚在餐厅订了饭,一会儿就会送过来,你光听我说,你自己都不说你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这些年,你怎么样?现在才二十岁,居然比我还小了。”

说着随随便便的用脚在地上扫出来一块能坐的地方,拿了个坐垫放在地上坐下,满脸的期待,像是在等着泰德拉给她讲故事。

这一刻看起来,当真是和从前没有什么区别的。泰德拉不自觉地笑,休列尔却愣了,两个人认识了4年,却是没有见泰德拉笑过的。

毕竟是十年了。

泰德拉歪着头想了下,这个动作让她更显得稚气,她柔声道:“不是,你查到的那个,是我的假身分。我现在是帝国少校,男爵小姐,曾经的军务省情报部部长,现在的罗严克拉姆公爵麾下内务与情报主任参谋。到同盟来,执行秘密任务。”

休列尔的嘴巴张成了O形,她更加兴奋了:“是吗是吗?那你肯定认识那些将军咯?罗严塔尔帅不帅?是不是真的那么花心?吉尔菲艾斯是不是向我给你看得图片一样很温柔的样子?啊呀呀好可惜,我都还没有机会直接和他们作战呢……”

“笨蛋!”泰德拉忽然生气,她打断休列尔的兴奋,“有一天,我们会在战场上对决的!你想杀死我吗?还是你觉得我应该在那之前先安排针对你的暗杀?”

休列尔一愣,“你……要杀我吗?”

泰德拉气绝,恨恨的骂了声“笨蛋”就不再吭声。

休列尔呆然,良久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当然知道闵亚如果要杀她就不会呆在同盟的土地上却对她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闵亚不杀她,却不会对她同盟的战友们手下留情的,她很清楚闵亚有多少本事,如果这些本事经过环境的锻炼,那能造成的后果简直就是可怕。

而同盟的人也不是白痴,如果他们要伤害闵亚,她又怎么能允许?不,应该说,从以前开始,她就宁可自己死也不许别人伤害闵亚的,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可是,同盟中那些需要她保护的人……

泰德拉黯然,还是不一样了。

她当然可以骗她,她可以编出一千个完全不同又毫无破绽的理由来解释目前的情况,可是,她不想骗花痴。这个花痴,从以前就是外表看起来什么也不在乎,其实心思很细腻的人,如果她知道被骗,会伤心的。

只是有的时候,真实比谎言更加伤人。

二人沉默良久,直到门口响起送外卖的门铃声。

休列尔终于低头,“我没听到……所以……我们先吃饭吧。”

说完,她完全不看泰德拉一眼,慌张的近乎落荒而逃的奔向门口。

泰德拉叹气,十六岁的她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吧。

十六岁的她,沉默寡言、阴沉古怪。

二十六岁的她,优雅慵懒、深沉狠毒。

十六岁的她,单纯花痴、懒惰无边。

二十六岁的她,冷静睿智、杀气腾腾。

十年毕竟是太久了,这十年来,她们生存的世界也太过艰难了,也许有什么可以保持十年不变,但那不会是普普通通的她们。

可是,有些东西没有变。在休列尔身边,她不会寂寞。

在帝国,她很少有一个人独处的机会,可是,不管是在繁华奢靡的宫廷舞会上,还是在肃穆深沉的军事会议上,或者难得的和情报部同事一起疯狂的喝酒聚餐的时候,她总是觉得格格不入,无论身边多么热闹繁华,她依然觉得身体里的最深处,是冰凉的。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即使在原来的世界,在认识休列尔之前,这种冰凉一直在她的骨髓里缠绵,这种感觉,叫做寂寞,几乎已经纠缠了她一生一世的深入骨髓的寂寞。

刚才休列尔回来的时候,看到她,松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是。只有刚才,才有活着的真实感。

没有什么办法吗?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们再次站在一起吗?

有的。她可以投效同盟,米列尔也可以回到帝国。

但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同盟政治腐败形势复杂,为了选票各个候选人几乎可以无视一切实际情况,她这次来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促成同盟政府的又一次重大错误,而这,并不困难。

更不要提她的身份有多敏感,在同盟内有多少人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如果是失败被俘而投降也就罢了,无缘无故的,日后不知道要受到多少怀疑和揣测,甚至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一定是第一个受到怀疑的。动不动就要解释一番自己的无辜,太累了、也太屈辱了。

不,为了生存,她可以忽略良心,无视快乐,可是,不包括忍受屈辱。

如果她不是这么骄傲,当初就不必参军,直接安安分分地做侯爵小姐就是了。

休列尔对她来说一直很重要,可是,有没有重要过她的生命呢?她,又是否能够用自己的生命去信任休列尔呢?

也许休列尔肯跟她回到帝国,可是那里,与拥有生命可贵的基本观念的同盟不同,那些军人追求的是从一而终英勇地战死的战斗生涯,对于他们眼中的叛徒的休列尔,一定无法谅解。

何况那里终究是个帝制国家,那些高人一等的贵族的气,不是那么好受的,自由惯了的休列尔如果在那里闯了祸,也许连她也无法收拾。

如果她不能保护休列尔,怎么能要求她跟她回去。

“尤里安?杨没有给你留下生活费吗?”

泰德拉思路被打断,直觉得开始寻找能够藏身的地方,后来才想到,她现在的身份是同盟人,被发现在休列尔房间里也不会给她惹麻烦,但仍然不由自主地开始聚精会神地偷听。

对于这种情报员的可悲天性,她有时候也会比较烦恼的。

“不,不是,杨提督给我留下了足够的生活费,我只是想打工锻炼一下。”一个少年的清亮声音说,其中似乎有些迟疑和紧张,“嗯,休列尔少将,上次您说,已经向杨提督求婚是真的吗?”

“怎么?不欢迎我进入你们的家庭吗?”休列尔的声音,即使是开玩笑也带着点点的冰凉,和十年前,和同泰德拉说话的时候都大不相同。

“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

“我开玩笑的。是啊,我求婚了,当然是……”休列尔的声音不自然的停顿,然后是更加不自然地笑:“当然是开玩笑的。”

“是这样吗?”少年的声音很是失望,但他仍然极力掩饰,“那么,我先告辞了,餐厅里还有工作。”

“再见。”

然后是门合上的声音,但是休列尔却很久都没有进来。

杨威利,花痴曾经说过最喜欢最崇拜的杨威利。

本来已经不合常理的主动求婚却突然硬坳成了玩笑,泰德拉如果分析不出来原因就白费她干了这么多年的情报了。

即使过了十年,朋友依然是朋友。而且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是唯一的朋友。

泰德拉微笑,她毕竟再也不是一个人。

无论她和休列尔结果如何,即使互相残杀,能够相信这一点,能够不再寂寞,也是好的。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