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床单故事细节描 65533,不要在这里做边走边_异世界的我与我与我

“哈啾!” 我打了一个喷嚏。没想到我们真的成功了。那头史莱姆很明显是新手村boss级的怪物,居然被我们给碰上了。

滚床单故事细节描 65533我望了一眼呼吸平稳熟睡着的另外五人。正想要站起身的我发现自己无法起身,这才想起了自己两腿的伤势。左脚严重扭伤,右脚可能是骨裂了……

不要在这里做边走边心里如此想到。

看了看天色,约莫已经是早上七八点了。

这个季节的天色似乎没有明亮的那么快,微光洒在草地上的我们六人。

其中两人还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该说不愧是昏迷六人组吗……

真有默契啊。

而现在唯一清醒的我正想着办法。

怎么办?

把这五人扔这儿?

反正死不掉。

咳咳……

我也没人搀啊。

更别说我们都是共同出生入死的兄弟。

还长得一模一样有着共同记忆。

我双手并用蠕动到了弓箭手旁边。

他应该伤的还算轻吧。

一天之内昏迷了两次,还都是被一击秒杀,现在脸上还有一道鼻血的痕迹。

第二次被打中脸……

啪啪啪……

我不断拍打着他的脸颊。

“咳……”

醒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他茫然地看着我。

“你是一头充满梦想的沙雕,这里是你家,刚刚与我签订了认主契约,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话。”

“噢……原来如此……”

“个鬼!!!”

弓箭手抹掉脸上干掉的血块,眯眼盯着我。

我受他眼神的压迫,连忙转移了话题。

“先把其他人都叫醒吧。”

一阵打脸声后,除了透支爆发了两次魔力的

剑士同学以外都相继醒了过来。

“果然是菜鸡,老子都醒过来了,都还摊在地上没醒过来。”

法师一脸不屑的鄙视道。

一身衣服破破烂烂,露出在外的皮肤多处脱皮,同样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法师一样得到了三道鄙夷的目光。

而醒过来后一直没说话的战士老兄倒是在一旁自言自语着

“果然…”

“我还是太弱小了。”

“可恶……”

我于是撇过了头不去看那个中二的家伙。

祭司刚被打醒便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可惜也是躺在地上动不了。

说起来这家伙也是点背,被射手同学扔出去时直接撞到了侧腹的伤势,剧烈的疼痛直接让他晕了过去。

“哪个刁民想害朕!!”

他中气十足地大吼了一声,随后扯到了腹旁青紫的部位,哼哼唧唧地开始喊疼。

我们又再次无视了他的逗逼行为,我也为此深深地检讨了起来。

“你们谁还能站得起来?”

法师问道。

果然不愧是睿智的我,重要关头总是那么的沉着冷静地统筹大局,我如此在心里感慨道。

但他下一句话就令我十分想收回先前的感慨。

“老子站不起来了,你们谁来扛我回去。”

战士老兄闻言应了一声:

“我倒是可以。”

“我也没问题。”

弓箭手同学淡淡道。

趴在地上的我也只能苦笑,咱们还有四个伤员呢,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是故事里总会有人在此时前来救场,但如今很明显地是要靠我们自己解决。

“要不你们回镇子上搬救兵?”

法师同学提议道。

“那样放你们在这里不太安全吧,谁知道会不会从哪儿又蹦出一只史莱姆。”

战士同学说道。

“我这儿就有仨。”

法师说了个笑话。

并不好笑。

此时的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赞的好点子。

“我说……”

我试探性地吱了一声。

“我有个想法。”

****************

微凉的清风拂面而来,吹散了些许正午的燠热,我抬起手轻轻拨了拨我调皮的浏海,以免他挡住了我精致的面容。

“这真是一个绝赞的好主意。”

躺在我身旁的法师抖了抖眉毛向我笑道。

“不愧是我啊。”

“真是优秀的人啊。”

他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嗯……没毛病。

此时的我们正被战士和弓箭手两人分别用麻绳和附近树林里弄来的木料简易打造成的某种工具拖行着。

不得不说自从来到了异世界后我们这群宅男的手作能力是突飞猛进地进步着,这种简易的工具也是就地取材就能够完成。

“我……我说咱们能慢点吗?我有点儿想吐。”

战士与弓箭手二人似乎突然较起了劲,由于二人都只是疲劳和皮外伤而已,被打脸的弓箭手老兄也只有右脸肿起一块,他们的身体倒是比较没有受到影响,拔腿跑得飞快。

祭司同学在隔壁被弓箭手拖行着脸色却有点发绿。

感受着森林里清新的空气,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虽然法师用掉了一枚魔晶之类的东西,但除此之外还收获了许多材料,更别提那一枚干.掉大史莱姆掉出来的晶石还躺在法师同学的腰包里。

“别担心,这不是要到了吗?”

“有点耐心啊。”

我看向他,露出了微笑。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