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100亿后被神盯上 第六十九章_生命主神

“你就是穹仁,上一次就想和你见一面,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时戋说道。

“时戋,你什么意思。”锦浅生气的说道。

“看见优秀的侍奉谁不行抢过来呢。”略朶走了出来笑道。

“要不要跟着我。”

“小丫头,你还挺悠闲。”师初不悦的走了过来说道。

“哼,反正将你的食神阁搞垮就行。本神想什么时候动手,就什么时候动手。”锦浅得意的说道。

“我神,我可以直接杀了他吧!”女帝从师初的身后说道。

“今天可是父神的盛典啊,将气氛搞的这么僵硬不好吧。小幼。”圣茗走了出来娇笑道。

“你终于舍得走出来了,圣茗。”时戋说道。

“今天是父神的盛典,诸神都要来。我怎么敢不到呢。”圣茗笑道,她的声音让人听了有一种春天的气息,充满了活力。

“师初,你真是越活也过去了,竟然被一个新生神给挑衅了。”金乌走了出来嚣张的说道。

“真是的,记吃不记打的家伙。”时戋笑道。

女帝瞬间动手了一脚向金乌踢了过去。但是在金乌身后太勤走了出来,挡住了女帝的攻击。

“杀了他,白镜。”穹仁看着太勤眼神一冷。

“啧啧,金乌这一下你可倒霉了。”略朶笑道。

“咳。”一声轻咳,女帝,白镜,太勤都被巨大的力量按在地上。

“今天是父神的盛典,你们要是在胡闹,本母直接将你们送回去。”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双眼。无尽的天威压迫下来。

“是,生命主神。”众神低下了头颅。

“小锦浅。”

“生命主神。”锦浅身体一哆嗦。

“你怎么下来了。”生命主神不悦的说道。

“那个...这个...那个...”锦浅低着头支支吾吾的。

“净是胡闹,这一纪元结束,你就留在我身边。好好的修行一纪元,父神让你当主导者,就是看你根基不稳。上一次要不是父神默许,你能窃取了诸神的权柄。”生命主神生气的说道。

“是,锦浅知道错了。”锦浅委屈的说道。

“你好自为之吧。”说着生命主神就消失了。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穹仁看着锦浅的样子得意的想道。

“小丫头,我一定会尽快将你送去见生命主神的。”师初突然笑道。

“谁输还不知道呢。我们走。”锦浅生气的看了师初一眼转身就离去了。

“哦,是。”穹仁急忙的说道,现在锦浅一脸的不高兴,自己可不能撞枪口上小命要紧。

“你在这里啊,盛典快要开始了。”黑爵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在陪神明大人。”穹仁无奈的说道。

“尊敬金钱之神冕下,根据我们学生会的推介,穹仁今天要进行登台献唱,祝福父神。”黑爵恭敬的说道。

“奴隶,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有告诉我。”锦浅生气的说道。

“啊。”穹仁一脸蒙圈啊,这是好事吗?是好事吗?绝对不是好事,不然九霄会一脸的得意。

“不错,一会好好的表演,要是你不拿一个第一名,你就死定了。”锦浅拍拍穹仁的肩膀威胁道。

“啥,第一,神明大人您也太看的起我了吧。”穹仁瞬间就愣住了。

“好了,不要磨蹭了,快点去吧。”

“这边走,穹仁同学。”黑爵拉着穹仁急匆匆的就走了。

“加油啊,说不定会得道父神的祝福呢。”锦浅高兴的说道。

“社长终于找到你了。”小蓝高兴的说道。

“你们来了,一会全靠你们了。”穹仁拍拍小绿的肩膀。希望不要出什么差错吧!

“放心吧,社长,我们一定会成为男子汉的。”小蓝和小绿挥舞着拳头说道。

“嗯嗯,加油。”穹仁顺势坐在一张椅子上。

“起来。”一个壮汉站在穹仁的身边不悦的说道。

穹仁扭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知道,你坐的是谁的位置吗?”壮汉生气的说道。

“你是谁的位置啊。”穹仁对着凳子说道。随后穹仁摊摊手。周围无数没有人坐的椅子,此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穹仁当然不能给他客气了。

“小子,你坐了我的位置,还敢戏弄我,找死啊。”壮汉愤怒的说道。

“小子,才你找死啊,知道我们社长是谁吗?我们社长可是男子汉大恶魔穹仁。”小蓝在一旁生气的说道。

“你是男子汉,哈哈哈啊,大家快看,这个家伙竟然敢在我面前说自己是男子汉。”壮汉拍拍自己雄壮的胸膛指着穹仁大声的说道。

“哈哈哈。”瞬间后台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社长,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让着一群懦夫知道男子汉的力量。”小蓝在一旁激动的说道。

“什么,小子你还要教训我,你们听见了吗?这个凡人小子竟然说要教训我。我可是二型强者啊。”壮汉大笑的说道。

“哈哈哈。”

“来,我站再这里让你打。来来来来,用你娘娘腔的小胳膊向这里打,”壮汉锤子自己的胸膛说道。

“我们社长,不是娘娘腔。”小绿生气的说道。

“来,证明给我看啊。”壮汉大笑道。

穹仁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匕首,狠狠刺进了壮汉的胸膛,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壮汉直直的倒在地上。血液还在不断的向外冒。

“现在我坐这里你们谁还有意见。”穹仁冷喝一声。瞬间就没有人敢说话了,

“看见吗,这就是我们社长的男子汉气概,你们这一群懦夫,还想挑衅我们社长,还早一千年呢。”小蓝大声的说道。瞬间就没有人敢说话了。

穹仁看着四周,这一下将他给弄迷糊了,这个男子为什么要来挑衅自己。难道是脑袋有病。

“怎么回事。”黑爵带着一队风纪走了进来。

“他杀人了,他杀人了。”一旁的人指着穹仁惊恐的说道。

“怎么回事。”黑爵走了过来看着穹仁说道。

“黑爵队长,您来的未免也太及时了吧。”穹仁看着黑爵一脸的无奈。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黑爵不悦的说道。

“我不知道是谁搞的鬼,也不想知道,我穹仁是锦浅之神的奉仕。一个区区的凡人也敢挑衅我。这就是下场。黑爵队长我这个解释可以吗?”穹仁转身看着黑爵笑道。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