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克斯心脏 第七百五十九章_雨夜杀机

在奥格薇莎回房睡觉以后,杰诺也跟着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了,最后还是杰诺收拾的桌子。

刚躺床上,那股不自然的困倦立刻席卷而来。

他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寂静窗外的雨声渐渐沉寂,没有雨滴打在窗沿上的回响,胸口核心运转的轻微颤动也感觉不到。

杰诺听到了轻柔的沙沙声,那是寿衣套头的声响。

睡吧。

一个声音传来,如同襁褓中的温言细语。

杰诺开启了灵视,看见一个黑影在精神领域中一闪而逝。

“魔腾,你搞的什么鬼!要是毁了我的精致睡眠,你就等着超鬼吧!”

杰诺不知道自己随口的警告,他一边说一边捂紧了胸口。

刚对海克斯下达监视守夜的命令后,那股不自然的困倦就像是一条柔软的毛毯,渐渐将他包裹起来,温暖而又宽厚。

他渐渐闭上了眼,沉沉睡去,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入眠得如此神速。

今夜睡得很早,月亮刚刚升起不久。

前半夜,他没有做噩梦,睡得安稳香甜,困乏的精神得到极大的缓解。

半夜,杰诺醒来了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生,这让他疑惑万分。

敢情魔腾就是来恶作剧的?喂喂喂,玩归玩,闹归闹,别拿杰哥开玩笑。

他没有就此放松警惕,又用灵视查看一遍无果之后,让海克斯继续监视,而自己再次入眠。

后半夜,在杰诺入眠不久之后,他的房门被人从外边悄悄的打开了。

一个白色的身影趁着月光走了进来,睡袍在月光的映照下发出死一般的惨白,她光脚踏着冰冷的地板来到杰诺的床边,脚步悄然无声。

她呼吸平稳,伸出有力的双手,慢慢的摸向杰诺脖颈两侧,然后忽然发力,狠狠的掐着他的脖子。

突然堵塞的呼吸和突如其来的痛苦惊醒了杰诺,他睁开双眼,眼睛中蓝光泛泛,很快便适应了黑暗,看清了凶手。

巨神峰在上!居然是穿着睡袍的奥格薇莎!

发现杰诺惊醒之后,奥格薇莎双手掐得更用力了,指甲开始嵌入杰诺的皮肉,口中低吼着:“法师都该死!法师都该死”之类极端不理智的话。

杰诺还以为把她好感度刷的差不多了,没想到对方还是放心不下他的身份,当晚就想要杀人灭口。

杰诺开始反抗,脖子上很快浮现出一层结构稳固的水晶薄壁。

以他的身体素质,其实不反抗奥格薇莎都很难掐死他,顶多让他无法呼吸。可是不用呼吸他也能靠着海克斯核心进行氧气交换,呼吸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改不了的本能罢了,并非无法割舍。

可事情并没有杰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感觉到奥格薇莎的双手传出了诡异的温度,两手冰寒无比,就快冻结了大动脉中的血液,然后脆弱的血管膨胀崩裂,就此毙命。

这个感觉很不好受,换成体质正常的普通人,早已经血管梗塞而死。

杰诺现在可以肯定,奥格薇莎绝对是一名贵族法师!像拉克丝那样的,被贵族身份保护起来的法师。

对方摆明了要杀死自己,杰诺忍无可忍,一记手刀挥出,携带的力道绝对可以让奥格薇莎的颈椎错位暴死。

但在出手的一瞬间,他发现奥格薇莎的眼睛始终是闭着的。电光火石之间,他立刻散去了力道,改切为掌,一巴掌扇在了奥格薇莎的脸上,直接把她抽倒在地。

这一巴掌把奥格薇莎抽醒了,后者双眼圆睁,仿佛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

杰诺点燃了蜡烛,光芒立刻布满整个房间,奥格薇莎也从冰冷的地面上爬了起来,惊疑不定的抱着胳膊颤抖不已,双眼盯着杰诺目光却没有焦距,瞳仁中失去高光。

杰诺不厚道笑了,他感觉对方受到的惊吓似乎比自己还严重。

“你没事吧?做噩梦了?”他试探道。

奥格薇莎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梦见我被搜魔人关进了永无天日的禁魔监狱,然后废魔使给我灌下混合禁魔石粉末的药水,紧随而来的就是无法忍受的剧痛,我恨不得掐死自己以逃避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杰诺恍然大悟,被掐脖子的原因找到了,原来奥格薇莎在梦中想要自杀,却把杰诺当成她自己了。

回想起那个噩梦,她扶着脑袋,眉头深皱:“我头好疼,不知道是不是头发没干就睡觉的原因。”

“你为什么会做那样的噩梦?是因为你会魔法么?”

杰诺以近乎闲聊的般的语气说出来了奥格薇莎藏得最深的秘密,同时也是她最害怕的事情。

“不不不!”她慌了,语无伦次的辩解:“我不会魔法,我没有染魔!”

“不,你就是会,我都知道了。”杰诺肯定的重复一边。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奥格薇莎跌坐在角落,满眼惊恐的盯着杰诺,他在他眼中的形象已经开始和那个废魔使重叠,那是一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手上拿着奇异的药剂,犹如恶毒的毒药。

她实在是太害怕了,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德玛西亚人从小就被灌输魔法就是犯罪的思想。人们深知魔法的可怕潜力,视其为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

当染魔的事情一旦暴露,就好像策反了最严厉的刑罚,等待她的不是流放就是监禁,或者忍痛喝下药水听天由命,熬得过来就能以正常人的身份活下去,熬不过来就下辈子好好当个普通人。

但天赋这东西,又怎么是能抹去得一干二净的呢,迟早会复发的,大家心知肚明。

“没有柴火却能烧水,没有炉子却能温牛奶,不用魔法你是怎么加热它们的?”

杰诺说出了他之前的发现,其实他在喝牛奶的时候就尝到一丝魔力混杂在其中,那时候他就隐约察觉到奥格薇莎的不寻常。

“我…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我只是…为你着想,担心你着凉了。”

奥格薇莎声泪俱下,她真的只是想要体贴关心杰诺才会动这种歪脑筋,用很久都没有使用的魔法去尽力给对方带来舒适。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