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不愁嫁 番外二:假装失忆(2)_苏夕颜

嘻嘻,更新晚了,我有罪!!

要放小长假了,所以事情有些多。在此,某颜祝所有看文文的亲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嘻嘻,龇牙咧嘴的笑。

***

最终那场惊天的阴谋在众人的谋划中上演了,我发现我越来越有总导演的派头,而且这装傻充愣的本事也长劲了不少。

整天把苏醒和张予路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吃过晚饭我还在啃水果看小白肥皂剧呢,谁知道张予路和苏醒这两个小猪就主动乖乖的送上门了,我知道,今晚一定会有精彩的好戏上演,所以我故意装作不知情的说:“好啊,我也觉得闷了,那就出去走走吧。”

老爸老妈说我现在不能去那么吵的地方具体什么原因没说,张予路和苏醒却是拼命的向爸妈保证说一定会保护好我的,绝不让我少一根毫毛,我不知道如果我不小心掉了一根睫毛的话算不算是少了毫毛,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我还是比较好奇他们到底给我导演了什么样的戏码,这个是我唯一好奇的,但我更关心的是能早点出去那才是正理儿。

如果要是张予路一个人孤军作战的话当然是不可能的,爸妈知道他不是个省心靠谱的家伙,自然是不会把我交给他的,这事儿当然少不了苏醒的帮忙,果然由他上场爸妈也没再那么坚持了,只是说让我们别闹腾的太晚,早点回来之类的话。

得了圣旨的我们自然是坐着苏醒的小奥迪往我们以前常去的CD酒吧嗨皮,那地儿我熟,以前邓圆圆那女人没怀孕生孩子的时候我常跟着去混吃混合,顺便看些美女、帅哥什么的养养眼,不知道今晚是不是也有很多很多的帅哥等着我。我老实交待这些全是我的真心话,因为我超级喜欢帅哥,看帅哥可以说是人生中最最幸福的事情,总之比对着张予路和苏醒这两个呆瓜幸福多了。

果然到了酒吧,去了一大帮子的人,浩浩荡荡的跟打狼似的。都说女人的直觉非常的准,而我的直觉就是准的不能再准了。我们今晚的行动的确是打狼行动,打的可是全贱不带万的色狼,不过呢,事实证明,这次的打狼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

具体原因请听我来给您细说。

圆圆这个大肚子孕妇也破天荒的和李辉出现在了我这个顶级病号的面前,夏唯,苏醒的妹妹,那个超正点的妹妹叫苏梦,苏醒,张予路,一行人坐下来之后叫了东西喝。我当然是坐等他们接下来的精彩表演,第一个进入状态的是圆圆两口子,两人找了一个特庸俗的借口:说是啥遇到了老熟人,于是一溜儿烟的跑了;紧接着是夏唯,说是晚饭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丢下包包也脚底抹油的跑了;接下来就是张予路和苏梦了,张予路跟面部痉挛似的不停对苏梦眨眼睛,他一直以为我看不见,其实我全看在眼里了。我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有才了,连这么狗血的事情都能被我发现,至于他们到底找了个什么理由滚蛋的我也不太记得了,总之一句话就是溜之大吉了。

在如此气氛下,我还是笑嘻嘻地喝了口果汁,看着接二连三开溜的几个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苏醒的身上,替他说:“我知道,你也有事是嘛!走吧走吧,谁让我天生这么倒霉,早走早好,省得我看的闹心。”

苏醒如获大赦,屁颠屁颠的进入最后的位置,准备上演寻找记忆的行动。

我喝着果汁,告诉酒保把最贵的小吃端上来,我这么好兴致来看他们演戏不让这群家伙放点血我对得起谁啊。

不过,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有点似曾相识,彷佛也是这样的晚上,好像也在这个时间来过酒吧,也好像被丢下看包什么的。想着想着我就觉得脑仁儿疼,不过狗血的戏码也终于上演,一个顶着地中海脑袋的男人笑嘻嘻地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这人吧,平生最讨厌这种德性的男人,尤其是眼前这男人吧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一笑起来那一口黄牙别提多恶心人了,于是忍着诸多的恶心,我耐心的听这个变态把屁放完。

“嗨,美女,不介意我坐在这边儿吧。”地中海依旧嬉皮笑脸的说。

我没理会他,如常的吩咐酒保给我拿瓶啤酒,啤酒送上来的时候我还是若无其事的吃着盘子里的零食,地中海见我不理他,又使出了缠人的功夫:“美女,你也别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嘛。俗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我们找点彼此有兴趣的话题聊聊吧。”

“嘭!”

我忽然把酒瓶子往吧台的大理石桌上狠狠一敲,顿时酒液四溅,碎玻璃渣子掉了一地,我拿着手里的半截酒瓶子指着那个变态地中海,若无其事的说:“好啊,你说我们谈点什么好了!”我见那个地中海腿肚子吓得直哆嗦,于是也来了劲,“说,刚刚那个不要脸的劲头都跑哪儿去了,怎么,现在让你说你倒是不说了。说,你他妈的倒是说啊!!”

或许是我的样子太狰狞,也或许是这种变态吧欺善怕恶,所以把一直吱吱呜呜的道:“不是,…美女啊,咱能不能把这个放下来再好好说话…”

我斩钉截铁的回答他:“不成,就这么说。你刚刚的精神头儿都哪儿去了,不是说要跟我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吗?你丫现在怎么哑巴了,我让你说你就得说!!”

首先要在气势上吓住对方,尽管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勇气砸下去,总之吓吓他也是好的,谁知道地中海比我还没胆子,忙向旁边的人求救:“喂,我不干了,就是给我十个美女我都不干了!!”最后一句,那地中海大叔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来的。

“说!!谁让你这么干的!!”我手上的酒瓶子别说是碰了,就连挨都没挨到他,这个地中海大叔就彻底没戏了,这个也比较郁闷,我明明啥都没做,可他却直接的昏死在我面前。

躲在暗处看好戏的策划者傻眼了,赶紧来探鼻息的,捶胸口啥的,我估计就差给地中海大叔做人工呼吸了。

这次行动最终以失败告终,为此付出惨痛代价的是:地中海大叔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作为罪魁祸首的我明着没敢去医院,只是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借口去散步然后溜去医院看他,谁知道那个大叔见了我就哆嗦,比抽筋还壮观。于是我只得小心的赔不是,又说了好多好话,又细数了张予路和苏醒的种种恶行,让地中海大叔确信我没有再伤害他的意思。地中海大叔这才算放心,还得忍着心中的惧怕请我离开。

自打这事儿以后吧,家里的每个人都特别的怕我,我放碗放的重了点,张予路那个小子就赶紧的对老妈使眼色,好像是我又抽筋了似的。苏醒则小心翼翼地往我碗里夹菜,说让我多吃点这类的屁话。其实最让我生气的就是这个混球,如果不是他整那么多名堂至于让全家上下都这么紧张吗?

之前我还觉得拿人手软,吃人嘴软,不过那件之后我觉得一定要狠狠的修理这个坏菜的老鼠屎,不能让他破坏我们家人之间的感情。

渐渐的我也习惯了爸妈他们的态度,于是吧我有脾气也是对着张予路他们发而已,当着爸妈的面我都尽量的装作很乖巧的样子,除此以外,我经常做的就是躲在房间里看那些惨兮兮,又费纸巾的韩剧,总之房间里一忽儿鬼哭狼嚎,一会儿发疯捶桌子,一会儿又自言自语地说讨厌不该那么拍,编剧不该那么写之类的话。反正全家上下都觉得我这是间接性抽风前的典型症状。

为此我特别想为自己辩解一句,我其实很好很好的,只不过呢,偶尔抽筋个一下两下的。把家里的韩剧扫光以后,我就开始变着法儿的整苏醒,比如吧,我喜欢吃西红柿炒蛋,但是我又闲得没事儿干,说句不客气的话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的那种。所以我就得想法子给自己、给苏醒找点事儿干干。

当一盘热乎乎的西红柿炒蛋送到我的面前时,我没事儿找事儿的挑毛病说:炒的太烂糊了,让某人端回去重做。

第二盘吧也热乎乎的端了过来,我又挑毛病说不够清爽,更别提下筷子了。折腾的某人把冰箱里预存的西红柿都用掉了还不满意,于是我妈终于看不过眼我欺负苏醒,狠狠的批评了我一顿:“妤昕,你胡闹也该有个数儿,别仗着苏醒好说话就一直这么胡搅蛮缠。别太不知道好歹啊。”

我不服气的嘀咕:“我哪有胡闹了,明明是他做的不好。”

苏醒这点任君欺负的品行我还是比较喜欢的,他倒是大度的向我们主动承认错误:“妈,是我真的做的不够好,您别怪妤昕,她说的没错。”

对此我真是没话说,从这刻开始,我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信了这个叫苏醒的男人曾经不是我老公那至少也是我男朋友之类的,因为他这种任你欺负的品行真是太对我胃口了,我也灰常的喜欢啊!!

苏醒似乎也很享受这种被我祸害的状态,我自然是特别乐意祸害他的。

不过鉴于全家人最近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我很是心疼,尤其是张予路的小猪爪到现在都还包着纱布了,是我给害的。为此,在某天晚饭的饭桌上我主动提出要跟苏醒回家住,我的借口很明确,我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能再在家给爸妈添麻烦。

其实吧,我说这些就是想爸妈能开口留我一句,不过结局却让我很失望,爸妈听说我要走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张予路听说我要走恨不得撂下饭碗替我收拾好行李然后送我上车。我的心里那叫一个内流满面啊,我做人有这么差劲吗?

苏醒还算有良心,对于我回家的决定他好像是最最高兴的了。于是乎,吃完晚饭,苏醒帮我收拾好了行礼,虽然我很不愿意跟他回去,可是为了家人的健康着想我还是选择和苏醒回家了,并且试着接受自己是他老婆的事实。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