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祸国美人系统 风流误国 十三_西毫烟雨

玥娘听着司马琰的话,好像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

“可若是已经动心了呢……”

帝王不能动心,所以注定了司马琰不会去爱她。

可她若是动心了又该怎么办?

司马琰好像一眼就看懂了玥娘的情绪,他的心中有些复杂。

说起来,他对玥娘也并不好,他对她甚至于只存了逗弄的心思。

他所贪恋的不过是她年轻的身体,和那绝美的容貌。

而这些东西别的女人虽然也有,可是总比不上她让他回味无穷。

司马琰对玥娘是身体上的依赖,就好像上瘾一般的滋味儿。

可若说真心,着实没有几分。

帝王的真心?帝王对谁都没有过真心。

玥娘低头沉思了一会,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一样抬眼看向司马琰。

“那……动了心的,还可以把心收回来吗?”

司马琰深深的看了一眼玥娘,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耳边的乐声听到耳朵中也再没了心思,只觉得烦躁。

前面跳舞的美人们,依旧跳着那一出《玉人行》,只是再没了方才得味道。

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玥娘跳舞时的一颦一笑,只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为她倾倒。

司马琰想着突然冷笑了声,伸出手将玥娘从他怀里推了出来。

玥娘抬眼看着司马琰,却见司马琰并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底下美人们的舞蹈,垂了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让人看着就觉得她情绪低落。

王浚在不远处看着玥娘,心里忍不住自己疯狂的渴望。

却又碍于对司马琰的忠诚,让他弯了脊梁。

玥娘似乎若有所感一般的向王浚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见王浚转过了身,背对着她。

她的眼中盈了几分笑意,眼神一转,便又是那幅心事重重的模样。

王朔之在底下坐着,看着玥娘眼中满是深思。

这个玥娘,怕也不如表面上这么的简单。

宫里的消息说是司马琰近一个月来独宠玥娘,每日里只宿在玥娘那里。

后宫的羊车都闲置了,司马琰何时这样过。

直到现在他都还记得这个月美人含着泪时,烟雨朦胧的眼睛。

看上去凄美极了,可又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古书中有记载,只要那妖精才能如此。

莫不是这月美人也是个妖精?

王朔之暗中打量着玥娘,自然将玥娘那一个眼神的转变收入了眼中。

她就像是一个谜团,让他忍不住的去探究她。

宴会结束的时间也算比较早,只是快到傍晚时分,回宫的车架已经准备好了。

只是这次司马琰却没有和她同车。

大柳听到内侍说的这个消息,悄悄地舒了一口气。

自从玥娘戴着镯子回来后,她心里就总是有些心虚。

司马琰和玥娘独处一室,她甚至比玥娘本人都还要紧张。

就怕哪里露出了马脚来,让司马琰发现了玥娘和陈留王之间的事情。

“月美人,这镯子美人还是不要戴了……若是被有心之人看到了,免得了的要将此事闹大……”

届时,陛下定会派人去查,到那个时候才是真的瞒不住了。

玥娘靠在马车上假寐,听到大柳的话懒懒抬眼看了她一眼。

“陈留王惜命,他才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曹焕既然当初决定好了,要那么做。

定然是处理好了后续的所有问题。

他和玥娘的事情如果爆出来,曹焕自己也不会好过。

他的性命可是关系到魏朝的复国大计,毕竟他可是魏朝唯一的血脉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玥娘还是将镯子交给奴婢保管吧……”

这东西放在玥娘身边总不安全,还不如放到她这里来得方便。

玥娘的身边如今因为在司马琰寝宫偏殿住着的缘故,宫人也多了些。

可这么多的宫人,是哪方派来的人,还不清楚。

可用但不可信,还要小心提防。

在这种情况下,玥娘在把手镯放在自己寝宫中,岂非不是羊入虎口?

这宫里许多的宫人都未曾出过宫,曾经都经历过魏宫的兴盛。

对于宫里首饰都颇为了解,万一见到了玥娘手上的镯子,可不就是为来横祸。

玥娘对着镯子本来就不喜欢。给不给的倒无所谓,只是她却不想再听大柳这语重心长的话语。

大柳善良,可她却并不善良。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大柳同情她,想救她帮她,可她却不知,玥娘本就是自己自甘堕落。

人世浮沉,她只按照自己的心来行事,其他的她一概不管。

她就是要祸乱天下,做这祸国的美人,哪怕臭名昭著,也至少史书留名。

玥娘看着大柳不依不饶的脸色,这才妥协了几分。

只是这镯子她还有用,不能直接让她保管。

依着大柳的性子,若是将这镯子真给了她……

只怕是她为了不让此事牵连到玥娘,再不会让玥娘看到这镯子。

玥娘将镯子从手上取了下来,收进了衣袖中。

“我以后不在人前拿出来便是,怎么说也是陈留王送我的……”

玥娘说着捂着嘴娇笑起来。

曹焕还真是天真,以为得了她的身子,她就会对他死心塌地吗?

若他真是这么想,只怕会一败涂地。

毕竟此玥娘非彼玥娘。

她啊,最不将男女之间的风花雪月放在眼里。

大柳听玥娘的保证,这才放下了心。

同时她的心中却对陈留王升起几分不满来。

怎么说以前也是当过帝王的人,怎么手段这般的卑鄙下流。

竟无半点帝王的风度。

想这月美人身娇体软,哪里是他的对手?被他瞧上了,也只有顺从的份儿。

这般想着,她便又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她是打心底里面心疼玥娘。

大柳跟在玥娘身边不过短短的这月余,便看到她经历了许多的磨难。

宫里的日子过着那么的艰难,每个人都在努力活下去,所有的人无一例外。

玥娘靠在马车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像随时就能睡着。

大柳将斗篷盖在了玥娘身上,看着她那一日比一日美的脸,有些担忧。

容貌太过于出色,反而就成了原罪。

这次是陈留王,下一次又会是谁?

马车的车帘,随着马车向前行驶,不时的晃动着,露出玥娘的睡颜。

透过车帘看过去,她的眉头微微皱着,凄楚极了,睡梦中似乎在承受什么痛苦。

王浚骑着马跟在一旁,眼睛专注的看着那车帘晃动时的空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是他亲手将她送到了宫里,如今却也是他对她挂念甚深。

她定然是怨怪他的,毕竟她过得这般不如意,每日里心中定然十分痛苦。

玥娘睡意朦胧的睁开了些眼,正好便对上了王浚的眼睛。

她猛的坐起了身子,透过车帘的缝隙看向她。

她的动作惊扰了在一旁给玥娘煮着茶水的大柳,大柳顺着玥娘的目光看了过去,隐约的看到了马上的身影。

心里咯噔一下,便觉得不妙。

果然玥娘的脸色属实不太一样,眼中思念,痛苦,委屈和欲言又止交织在一起。

她只是一个女子都看得心碎,更别提车外的那位将军。

“月美人,人多眼杂……”

她的话刚说了一半,便见玥娘直接挑开了车帘,趴到了窗户边。

那眼中还带着几分水光,最边却是明媚极了的笑。

“将军……”

她动了动口型,唤了王浚一声。

王浚只觉得心里酸涩的厉害,不忍这般的看她,收回了目光。

只是这目光哪里是这么容易就移开的,余光还是不由自主的跟着玥娘。

玥娘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将眼角的晶莹擦去,却始终不肯将帘子放下。

大柳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王将军是陛下的心腹,这月美人又是如何与他相识的。

看玥娘的表情,大柳便猜出了玥娘的心思。

想来两个人应当是有旧情的。

毕竟王将军那样一副神态,怎么说也不像是对月美人没有情分的。

王浚余光看着玥娘擦了眼泪,只觉得心里一阵发疼。

那种无可奈何遍布全身,让他觉得无力。

她是陛下的女人,他怎么可以觊觎?

可……明明是他认识她在前,为何他就不能成为她的枕边之人。

每每想到他当初的逃避,他就追悔莫及。

可现在事已至此,他也改变不了。

原想着只要不相见,便不会害了相思。

待再过些年岁,玥娘的身影在他脑海中变淡了,他就立马娶妻生子,也好忘了她。

可谁知他总是控制不住他的心去想她念她。

午夜梦回时,都是与她初见时的模样,她在月下哭泣,回眸的一瞬间,眼里的清澈和害怕。

“玥娘……”

他喃喃出声,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好在是在行车路上,车轱辘和侍卫们走路的声音很大,将他这呢喃盖住了。

不然若是被旁人听到,少不得要连累她。

大柳在一旁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人看过来,看到玥娘的这个脸色。

这表情如此的直白,但凡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祸国美人系统在玥娘的脑海中叹了口气,他能够感知人类的情绪。

他的主人放飞自我,我行我素,倒是可怜了大柳这一个宫人,每日里担惊受怕。

周围人的动向,由祸国美人系统盯着,不会出什么事。

再者说,她的警惕性本来就比常人强上许多,她是个有分寸的。

若是她不愿意,没有人能令她陷入险境。

就如当初的镜狱一般,若非她自愿,姜尚根本抓不住她。

怎么说她的修为也比姜尚要强的多。

“大柳,你觉得王浚怎么样?”

玥娘一脸兴奋的转过头,看向大柳,等着她回答。

“王将军年少有为,是个良人……只是……月美人,有些人进了宫就要放下了……”

大柳的替玥娘捏着肩膀,轻声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

玥娘自动的忽略了下半句话,她都没有拿的起,又如何放的下?

她啊,永远不会去爱这世间的凡胎俗子。

“是个良人就好……我啊,可是一早就看上他了……”

俊逸的容貌,伟岸的身姿,年轻的气息……

哪一个都是她最喜欢的,只是当时一路上人太多了,让她不方便下手。

王浚故意的不解风情,也让她失去了逗弄的心思。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啊,明明就是对她动了心。

更何况,他还是她的目标人物之一呢,她自然要好好的接近接近,也好为了以后做打算。

大柳见玥娘又是没把她的话听进去,无奈的摇了摇头。

心里想着月美人年纪小,她就多提醒些,免得让月美人犯了错就是了。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