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新娘:豪门囚爱 094 寒雨连江夜入吴3_苏洱

“我是跟孙雅雅在一起过一段时间,但是意识到她是被人放在我身边的定时炸弹之后,我们之间也就拜拜了。”

周信的‘表现’着实出乎了沈尘归的意料,但是,做贼的自然会心虚,他何必为他想那么多。

“什么意思?”夏暖青皱眉。

沈尘归耸肩,他又没有什么证据,就算夏暖青真的有心要站在他这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样说她的竹马,是不是有告状的嫌疑?

他沈尘归,根本就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暖青,难道没有发现孙雅雅已经变了很多?她早就不再是你心目中那个单纯无忧的少女了。”沈尘归睨了周信一眼,他可以确定孙雅雅是为了周信才潜伏在他身边,但是,他无从得知为什么孙雅雅会甘愿为周信做这些事情。

孙家的千金,甘愿做一个奴仆,这是正常的事情吗?

再一次遇见周信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不能小看,他的阴沉,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

万花丛中过,其实他早就知道孙雅雅心里有他,实在是想不通透,究竟有什么理由,会让她倒戈,反而帮着周信来害自己。

这其中错综复杂,不过,终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来的。

夏暖青一怔,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她恼羞成怒,却终究是紧紧抿着嘴唇,没有说出反驳的话。

雅雅……是变了很多了呢。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她也想不起来了。

“暖青,这下你相信我了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周信仍旧保持着单膝下跪的姿势,他眸中闪烁着真诚,这一次来这里找夏暖青,原本就是带着将她带回去的决心,在这里遇上沈尘归,也可以说是意外的收获。

沈尘归……沈尘归……要不是他,现在的周信绝对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周信,他的人生不会有有一块污渍,他的脸颊,也不会有一块疤痕。

如今,站在夏暖青身边的,也应该是他。

夏暖青叹口气,虽然是满脑子的疑惑,但她选择沉默,A城中心的那一群人,顾步云,沈玥嘉,孙雅雅,甚至是凌翎兄妹,她都已经不想再有任何的瓜葛。

“周信,你明明知道我还没有同顾步云离婚,这又是何必?再说,你条件那么好,相信还是有很多的女孩子趋之若鹜,实在没有必要娶我。更何况,我还带着一个孩子,你父母也不会同意的吧。”

“暖青,你说的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周信有些焦急,连连解释。

“喂喂喂,我还在这里没死呢,你怎么就光明正大地勾引起我孩子他妈来了?”沈尘归一挑眉,笑着打断了周信的话,随后对着顾洱眨眨眼。

“婶娘——”顾洱会意,爬上夏暖青的床,抱住她的手臂,“这个叔叔长得这么难看,到时候吓到小宝贝可怎么办?再说,小宝贝是有爹地的,不需要再有人来参合一脚。”

“……”夏暖青扶额,正想说些什么。周信站起身,走到沈尘归的身边,单手提起他的衣领,稍稍用力,将他提离地面几厘米。

他仍旧面不改色,微微笑道:“暖青,我这次来,是一定要将你娶回家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比如说,这个杀人犯原本还能在这个世界上逍遥几天,但是因为你的拒绝,他很快就会断送性命。”

一室的安静,夏暖青沉默,她勾嘴一笑,又是婚姻,又是威胁。

为什么这些个男人就不会找一个更加明智一点的理由来让她俯首称臣?

倒是顾洱,眉毛一挑,像及了沈尘归一贯的样子,她放开夏暖青的手臂,双眸一沉,张嘴就笑,随后才道:“这位丑叔叔,我想你就是我师傅说的那种渣男吧?竟然用这种理由威胁我婶娘,不过,沈尘归在我家的地位很低的啦,就是一个打杂的,你就算是杀了他,也没有一点用。”

沈尘归被人捏着衣领,原本就十万分难受,呼吸不顺畅,一张白白嫩嫩的脸憋得通红,听见顾洱的话,他尖声道:“顾洱你个小兔崽子,太对得起我了。”

刚刚将睡着了的小宝贝儿放到隔壁房间的凌倾墨一进来,见状,立刻移到周信身边,一记手刀毫不留情劈向了周信的胳膊,从他手中救下了沈尘归的脖子。

他单手扶住气息还有些不顺畅的沈尘归,凝眉望着周信,沉声道:“我不管你是谁,都不能在我的家里放肆。”

周信勾嘴一笑,看得出凌倾墨是个练家子,虽然刚才自己已经极力闪躲,但右手手腕还是有些又痛又麻的感觉。

他不着急,望了夏暖青一眼,“看来这里不怎么欢迎我,我就先走,这是我的电话,”他走到夏暖青身边,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好,“我给你五天的时间考虑,希望答案不会让我失望,暖亲,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给你想要的生活,你只要安心做你的新娘,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要担心,好不好?”

夏暖青只是直直地望着他,没有言语。

停顿了片刻,周信终于转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的声响,阿夹从厨房伸出了一个脑袋张望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将刚刚挖出来的米又放了一点点回去。

“考虑什么?”凌倾墨见气氛不对劲,问道。

顾洱从床上滑下来,愤愤不平道:“那个恶心的叔叔竟然要婶娘嫁给他,还说婶娘要是不嫁的话,就去告发沈尘归,真的是太过分了。”

然而当事人沈尘归却无所谓地耸肩,挑眉笑道:“哟哟哟,刚才不知道是谁说我就是这个家的一个打杂的呢,怎么,还心疼我舍不得我啊?”

“沈尘归!你认真点好不好?”顾洱怒,吼道。

然而一个才六岁的小屁孩,再怎么生气,她那张气鼓鼓的包子脸,只会让你想上去捏一捏,根本就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沈尘归也照做了。他笑着捏了捏顾洱的脸颊,“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再说了,要是怕这种小瘪三的话,我沈大少就真的不用在道上混了。”

“你有办法?”顾洱破天荒没有在意他捏她脸颊的事情,而是饱含希望地问道。

“没有。”

“你——”她气结,干脆就没有理他,转身出了夏暖青的房间到厨房去帮阿夹的忙了。

“她是真的关心你,你又何必逗她不开心呢?”夏暖青笑道。

“咦——”沈尘归拉长了尾音,“怎么你一点都不担心啊,一般的女人这个时候要么就无语凝噎直接留书跑到周信那里,含泪做了他的女人,要么就抱着我放声大哭含着泪珠儿跟我深情告白了呢。”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又不是我的事,再说,连户口,进口奶粉这种事情你们这群奶爸都能够搞定,区区一个杀人犯而已,还搞不定?好啦,都给我出去,我要睡觉了。”夏暖青风轻云淡地说道。

凌倾墨微微一笑,她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总是会有自己的想法,虽然沈尘归说还没有想到办法,但是看他这么轻描淡写的模样,她是相信他的吧?

“我伤心了,孩子他妈竟然这么不重视我……阿夹,快给我来块豆腐,我要撞墙。”沈尘归一边嗷呜着,一边出了房间门。

凌倾墨望着夏暖青,“其实,你已经开始在意他了。”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夏暖青一笑,“倾墨,你是知道我的,沈尘归虽然心术有些不正,但在我孤单的时候陪着我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一路走来,他的用心,我全都记在心里,虽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由他来当我孩子的父亲,我愿意。不过,与爱情无关。”

这是夏暖青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提起她对沈尘归的想法。

其实不是没有怀疑过沈尘归接近她的目的,他是衣食无忧的贵公子,为什么总是会在她最疲惫,最无奈的时候出现,然后陪着她走一程?这一次,甚至是直接就跟着她住下来了,她并不是无害的小绵羊,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女人,一个男人莫名其妙对自己好,一定有目的的吧。

但是沈尘归所给予她的温情,早就让她忽略了他最初的目的。

“况且,他好像也挺喜欢小宝贝的……小宝贝,哎,到现在也没有给他取个名字,小名都没有,说是百天再说,但始终显得我没有将他的事情放在心上。还有户口的事情……”夏暖青说着,话题又扯到了小宝贝的身上,不由得长长一叹。

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周信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联想起沈尘归说雅雅是某个人放在他身边的定时炸弹,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虽然周信的手段是卑鄙了点,但……

“暖青,这个家还有三个大男人在这里,什么事情都还不用你担心,今天是你出月子的日子,好好洗个澡怎么样?我去给你放水。”凌倾墨打断了她的话,暖暖一笑。

随后转身进了卫生间,夏暖青被他一说,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低头扯开衣领一闻,皱眉嫌弃道:“我的天啊,这么重的味道,耳朵每天都粘着我究竟是忍了多久啊?”

迫不及待下床翻找自己的衣物,出了房门。

(PS:周信这种渣男,真的算是渣男吗?)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