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茹 第1章 _肥鲸

那个住在墓园旁的茹姨,是一个传奇的女人。

年轻的后人望着那毫不起眼的小屋,带着好奇谈论着老一辈流传下来的“八卦”。

这一切都要从那个名震一时的老祖宗说起……

据说,他白手起家,驰骋商场几十年,子孙后代无不受他荫蔽。

据说,他乐善好施,有一百多个慈善机构以他为名。

据说,他英俊风流,无数貌美女子为他前仆后继,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但有一件事确是千真万确的。

那个人中龙凤的年轻后生,他老了。

……

“妈的,这个老不死的,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不死?”

“宝贝,你别说了,他毕竟是我爷爷。”

“我说的不对吗!你不也是这么想的!”

男子闻言尴尬的看向了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插满了管子的老人。随即转过头来,温和的将眼镜推了推,镜片一闪,挡住了眼底嫌恶的光——

确实,一个死老头子。都快奔七十了还不死。留下一大堆小老婆和私生子来和他争家产!那些他资助的大学生竟然也想来分一杯羹!

我呸!

不过他现在已经成了这个鬼样子了,那死不死也没什么关系了。

现在就让他在这个住院部安享晚年吧,这是他最后的仁慈了。

女子见了他白净的面容上一如既往的怯懦,冷哼一声踩着恨天高走了。任男子在后面“哎哎”的叫着跟上,心中得意又鄙夷,要不是他是正统的继承人,他以为他有资格跟她订婚吗!

……

海城,七月的天太阳火辣辣的照着。

柳茹抬头看着面前精致又大气的别墅,抿着嘴低下头,有些拘谨的用手梳了梳自己整整齐齐的发髻,提起了一旁天蓝色的已磨损的行李箱,走进大门。

“你就是那个护工?”

看着小姑娘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都快戳到她鼻子上了,柳茹低下头来,低眉顺眼道:“是的小姐,我已经通过面试了。”

“哼,那你好好表现吧。照顾好老爷子,不准给我们惹麻烦,听到了没有!”

小姑娘觉得无趣,于是趾高气昂甩着马尾走掉了。

柳茹连声应是,在问过了管家自己的房间在哪后,便把行李搬了进去。

她看上去四十五六的年纪,若说是年轻时可能还算是一个清秀的美人,但如今眼角的皱纹,蜡黄的皮肤,粗糙的双手……无一不显示出一个事实:她老了。

这个曾经的美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

柳茹整理好行李后,拿出一个蓝色的笔记本,是那种2元店淘回来的货。翻开来,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几十页,蓝色的圆珠笔字迹意外的工整清秀。

“将脏污床单卷起.塞入老人身下,扫净垫褥上的渣屑。”

“将老人上腿弯向前方,下腿微屈,两膝之间,垫以软枕,防止两腿之间相互受压及摩擦。”

“适当多饮水;饮食以清淡为主;避免着凉,预防感冒。”

那可是老先生呀,可得更加小心——柳茹在心里暗暗想着。

……

柳茹深吸一口气,她看着面前躺在床上半身不遂的老人。

没有了指点江山的意气风发,不复万花丛中过的潇洒风流,褪去所有名头光环加身,他也不过是这样一个苍老卑小的老人罢了。

她有点局促的对上老人的视线,抿了抿嘴,声音细的像蚊子似的道:“您好,我是新来的护工。我叫柳茹。”

老人冷漠的转开视线,心里荒唐的想着,他这个老不死的又麻烦那群小兔崽子了……

见老人不欲理会她,柳茹又把头低了低。耳边的碎发一缕一缕的从耳边滑落,她用粗糙的手将它又别上去,恍惚间依稀可见年少时对镜贴花黄的温柔美丽……

转眼,一个月都过去了。

“她是哪来的啊?”

“不知道,好像是少爷随便从哪个医院招来的吧。”

“哼,看她那殷勤的模样,指不定心里想着要借那残废的老头上位呢!真是臭不要脸!”

“哎,别这么说嘛。她再殷勤也没用啊,谁不知道现在当家的是小少爷……哎呀,要我说这也得怪老爷子自己,要不是他年轻时到处撒种,小少爷能这么不待见他吗!现在小少爷还肯给他找个护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呢!”

“就是啊就是……我就看看那个柳茹能演到什么时候,假惺惺!”

柳茹看着楼梯角说“悄悄话”的两个女仆,顿了顿,面不改色的径直走了过去。

“……”那两个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对看一眼,悻悻的住了嘴,也嘟嘟囔囔着干自己的活去了。

……

老人躺在床上,金黄色的阳光小心翼翼的穿过窗户玻璃洒在房间里,薄薄的铺了一层,显得这个过分宽敞的空间更加冷清,死气沉沉。

他现在只能转转眼珠子,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柳茹轻手轻脚走进屋里,说也奇怪,好像就因为多了个人,整个的气氛就变了。那阳光仿佛一下子特别慷慨,浓浓的挤满了房间,叫人乍一看就觉得温暖。

她将手上的水珠在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上抹了抹,弯下腰来,轻声道:“老先生,阿茹要帮您擦身子了。”

老先生面无表情,只有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恼能看出他听到女人说的话了——这一个月来,这位曾经挥斥方遒的老人的底线已经一破再破,他已经有点要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了。

柳茹没得到回应也不在意,她直起身关好门窗,端过一旁的大盆,试了试水温,将毛巾浸湿,扭干,先洗脸——眼睛,鼻子,耳后,颈部……

轻轻的却不失力度,仔仔细细温柔的将老人擦过一遍,穿好衣服后,柳茹拿着毛巾直起腰来。

她有点低血糖,虽然力气大,但一般像这样弯久了腰一下子直起来,她总得因为头晕缓一会儿。

老先生感受到那一双柔韧的微微粗糙的手离开后,才睁开眼睛。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叫嚣着不配合,真的是态度很不好了。

柳茹看了一眼老先生,无奈的皱了皱眉。虽说她不怕辛苦,也愿意一直照顾着老先生,但这样真的不行啊……

可她已经尝试过好几次与老先生的家人沟通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先生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那些后辈都这么……不孝。

她把所有东西放回原位,拉了把椅子在老先生床前坐下,从包里拿出一本《老人与海》和一本厚厚的字典,翻开书签夹着的那一页,像给孩子读睡前童话那样不急不缓的读起来。

温和柔软的声音钻进人的耳朵里,一下一下都仿佛在轻叩坚硬的心房,传递一个安全温暖的信息,对你说:“我在呢,快睡吧。”

这是老先生最喜欢的海明威的书,但她带来的这一本也快读完了,接下来读什么呢……柳茹有点苦恼的想着。

这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女人懂得不多,她只知道老先生这么好的人,应该有人对他好的——他的后辈给不了的关心,希望能从自己身上体会到一点吧。

……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挂着温和的笑容,推了推眼镜问道。

“小少爷,我叫柳茹。”柳茹把腰弯了弯,对待老板她的姿态总是下意识放低。

“哦,好好照顾老爷子。”男人点点头,脸上的笑永远千篇一律的假,他转头又对躺在床上的老先生道:“爷爷,你可想好了……你现在这样能犟的过谁呢,不如识时务一点,嗯?”

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柳茹小跑过去赶紧把门关上。

老先生余光瞥到那一抹好像赶瘟神那样火急火燎的身影,觉得好笑。又想起了他最疼爱,自认最懂事孝顺的小孙子说的话,更加觉得好笑了。

于是他扯着嘴角笑了笑,却是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嘲讽。

柳茹走过去给老先生掖了掖被角,她刚刚在旁边听了一耳朵的阴阳怪气,大逆不道……即使是这个一辈子都待人和气,从不跟人红脸的女人,也有点忍不住了。

她压低声音,气的脸都红起来,道:“老先生您别生气,这样的孩子……哼,以后也不会好!”但到底是没骂过人,轻飘飘不痛不痒的一句“不会好”都担心老先生听了会更伤心,把声音收得更小。

但他还是听见了。老先生笑了笑,他道:“没事,你把书拿出来,继续读吧。”

柳茹点点头,把那本她已经读了3遍的《太阳照常升起》拿出来。这两本从儿子那拿来的书,已经有点皱巴巴的了。

“他一再微笑,似乎这秘密有些耻于让外人晓得,但我们却理解心照……”

老先生点点头,示意自己听着。

他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或许是因为底子好,或许是因为照顾的人很尽心——但那些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小崽子们还不知道呢,哼,既然胃口这么大,那他就好好教教他们什么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让他们知道,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这个常年身居高位的老人,像一头沉睡的狮子,被那些畏畏缩缩小动作不断的小东西搞得不胜其烦,终于屈尊,要来教他们做人了……

至于这个柳茹,老先生缓和了凌厉的眉眼。人的善意和用心都是能被感受到的,既然她尽职尽责,那么给她的钱也不会短了她的。

等他身体彻底好起来,他就给她把工资再涨涨吧。不过现在的应该也够了,他们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老先生听着书,躺在床上把以后的事情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后,满意的睡过去了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