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跨过世纪 第二十七章 温馨_河朔之棠

回到学校,柳筱陪着杨昭去了招待所房间。两人坐在床上,杨昭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好几包零食,递给柳筱说:“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果冻和糖果。”

柳筱很高兴:“你太有心了,可是我都要回家了,怎么吃得完呀。”

“这里吃不完,回家路上可以吃,带回家也可以吃呢。”

“好吧,我也有东西送你。”柳筱说着打开了自己的背包,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杨昭问:“这是什么?”

柳筱说:“你打开它,看看喜不喜欢?”

杨昭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块精美的男士手表。

“你太了解我了,这款式我喜欢。”杨昭戴上手表,开心地说。他确实很喜欢这个款式。

“你喜欢就好。”柳筱也很高兴。

杨昭很感动:“这表要好几百吧,为什么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柳筱莞尔一笑:“这是你18周岁的生日礼物,上个月你生日那天,我用我做家教挣来的钱买了这块手表,本打算回家再给你,既然你来了,就在这儿把生日礼物给你补上。”

杨昭心疼地说:“小姐姐,你连大学学费都是自个挣的,要花钱的地方很多,以后不要给我买这么贵重的礼物了。”

“十八岁代表着成年,一生只有一次。”柳筱微笑着,又拿出几包上海牛肉干塞到了杨昭手里,“我知道你平时最爱吃牛肉干,就给你买了些上海产的,你尝尝。”

杨昭动情地说:“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将来谁要是娶了你,谁就有福了。”

柳筱红着脸说:“我就一普通女孩,别人对我好,我也对他好。”

这时墙上的钟响了,刚好是十点整。柳筱起身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哦,我先回寝室了。”

杨昭也站起身:“我送你回寝室。”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那怎么行,我堂堂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让你一个人走回寝室。”

柳筱知道杨昭的心意,于是不再推辞。杨昭陪着柳筱走出招待所,走到了柳筱的寝室楼下。

“明天见。”柳筱在大门口微笑着朝杨昭挥了挥手。

“明天见。”杨昭也微笑着朝柳筱挥了挥手,目送着她进了寝室大门。

那一晚,杨昭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柳筱送他的手表。他已然知道柳筱对他的心意。

“原来她心里一直没有将我淡忘,是我想太多了。说到底,还是太在乎她了。现在我要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等我考上南江,一定要找机会向她表白。要是能得到这样一个女孩的芳心,我这一生,夫复何求。”

他怀里揣着那块手表,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次日早上7点半左右,杨昭一觉睡醒,穿衣洗漱后,准备到外面吃早点。刚打开门,门缝里掉出了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杨昭,我先去做家教了,本来想给你买些早点放前台,但又担心天气冷,凉的快,就不给你买了。出南校门往右走50米,有一家早餐店,里面的豆浆蛮好喝的,还有小笼包子和馄饨。你起床后,先去那里吃点东西。上午可以在学校里面逛逛,11点半前要回来,我们一起吃午饭。”

杨昭读完纸条,浑身感受到了满满的暖意。他先去早餐店吃了早餐,然后在南江大学的校园随意地逛了起来。

南江大学始建于清朝末年,至今已有90余年的历史,校园风景优美,有桥有水,坐落着透着古典的气息的建筑,也耸立着现代化风格的大楼。虽值冬天,却能欣赏到校园梅花林的景色。那一簇簇淡红色的梅花傲放盛开在枝头,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细细的清香,直进入人的心肺。这也是南江大学冬天独特的一道风景线。

杨昭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半个南江大学逛了个遍,天气虽然寒冷,心情却无比舒畅。在约莫11点的时候,他估算着柳筱要回来了,于是返回了招待所的房间。

11点半,柳筱背着包准时推门走进了杨昭的房间。

“终于教完了,今天接下来的时间完全是自己的了。”柳筱一头扎在床上,脸贴着被子,翘着双腿,开心地说。

杨昭坐到她身旁,伸出双手给她捏起了肩膀。

“真舒服。”柳筱眯着眼睛,享受着说,“那学生家离火车站不远,我顺便买了两张明天早上9点回越州的火车票。”

杨昭一拍脑袋,说:“唉,我怎么没想到买火车票呢,你在纸条中可以提醒让我去买啊,我上午又没什么事。”

柳筱说:“没事,我买要方便些,去火车站的路你不熟,你难得来一趟,还是让你逛逛校园算了。”

两人聊了一会,一起去学校外的小餐馆吃了午饭。随后,柳筱带着杨昭去了浦东新区陆家嘴,一起参观了半年前刚竣工启用的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台,又逛了海洋水族馆。整整一个下午,他们都玩得很尽兴。到了晚上,杨昭和柳筱都乏了,于是在招待所的房间里玩起了扑克牌,规定谁输了要被刮一下鼻子。杨昭打牌技术好,一个半小时内,他共刮了柳筱十五下鼻子,而柳筱只刮到杨昭两下。

“哎呀,不玩了,老是输。再玩下去鼻子都要被你刮没了。”柳筱嬉笑着推了下扑克牌,又拿起电视遥控器说,“还是看会电视吧。”

杨昭没意见:“好啊。我为了应付月考和期末考,都一个多月没看了。”

于是柳筱打开电视,靠着床,和杨昭一起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晚上10点钟左右,柳筱要回寝室了。与昨天一样,杨昭将柳筱送到了寝室楼的大门口。两人约定次日七点钟起床去火车站。

第二天7点钟,两人不约而同地起了床,洗漱罢,吃过早餐,由杨昭提着行礼,一起坐上了前往火车上站的公交车。

在回家的火车上,两人并排坐着,看着窗外的风景,聊着有趣的事,开心地打发着时间。中午吃过午饭,柳筱感觉有些疲乏,靠着杨昭的肩膀睡着了。杨昭一动不动,深恐把心上人给惊醒,他久久望着裹着粉红色羽绒服的柳筱,看着她那弯弯而细长的眼睫毛,觉得睡梦中的心上人很美,很恬静。

约莫过了三个小时,柳筱开始醒了,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眸,问了声:“现在几点了?我们到哪了?”

杨昭看了看手表:“现在三点钟,火车已经进入越州地界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站了。”

“终于快到家了,晚上可以和妈妈一起吃晚饭了。”柳筱高兴地拿起毛巾,去接水处洗了把脸,随后又返回座位,开开心心地与杨昭聊起天来。

下午四点左右,火车终于抵达越州站。杨昭和柳筱一起走出火车站,换乘前往丹阳镇的公交车。在丹阳车站下车后,杨昭叫了辆出租车,先将柳筱送回了家,又叫司机调转车头,朝自己家驶去。

两人在回家路上就约了寒假见面的时间。农历十二月二十八,两人一起逛了月湖区的新华书店。柳筱帮杨昭挑选了两本复习参考书。回家的时候,两人互相祝对方新年快乐,过个好年。

过年期间,杨昭走亲访友,心里也牵挂着柳筱:“她和她妈妈能不能过个好年呢。”

他听柳筱讲过,她有一个亲舅舅和一个亲姨妈。舅舅排行老大,也是个工人,已经60多岁,早已退休。姨妈排行老二,也有50多岁,是个普通的小学老师,在柳筱小的时候,曾给她辅导过课程。

早年柳筱爸爸抛家弃女的时候,她的外公,一个退休的老工人,因为气得急火攻心,没多久就病逝了。外婆则在三兄妹之间轮流居住。柳筱和妈妈迁到丹阳镇后,还没有回过老家。柳妈妈打算过年带柳筱回趟老家,将柳筱考上大学的喜讯通知柳筱的外婆、舅舅和姨妈。

“柳筱回老家过年,应该会比在无亲无故的丹阳要热闹一点。”想到这里,杨昭略微有些宽心。

年后,柳筱又与杨昭见了一次面,他们一起去了曾经去过的图书馆。在那里,柳筱给杨昭辅导了一天的英语。当然,这么冷的天,到了中午,柳筱没有再与杨昭一起啃馒头,而是拉着他去了一家比较实惠的中餐店。两人吃了一顿热腾腾的午饭。

吃饭的时候,柳筱告诉杨昭,外婆、舅舅和姨妈得知她考上南江大学,都很开心。尤其是最疼她的外婆,塞给了她一个600元的红包。柳筱没有要,因为她知道外婆从年轻时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向来省吃俭用,没有多少积蓄。

柳筱在回丹阳前,还拿出自己挣的六百元,悄悄地放在了外婆的枕头底下,并留了张纸条:“外婆,我虽然还在上学,但已经在挣钱了,您安心地收下吧,给自己多买些营养品,我放假了还会来看您的。”

杨昭静静地听着柳筱的讲诉,深深地被她的善良感动了。

不久,丹阳中学和南江大学相继开学,杨昭和柳筱都继续忙起了各自的学业,他们又开始了漫长的分别。

喜欢()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